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赵超构:追忆毛泽东七次接见 殷切教诲从头习

2013年9月16日 09: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超构 选稿:贾彦

    1957年,三次见到毛主席

  一次是召开全国宣传工作会议的时候,主席接见了新闻界的部分人。在接见中,有同业提出我的办报方针:“短些,广些,软些”。主席指出:软些,软些。软到哪里去呢?主席还说,报纸文章,对读者要亲些,平等待人,不摆架子,这是对的,但要“软中有硬”。到了这年的6月,反右斗争开始,我正在北京参加人大。想不到就在6月30日,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生日的前一天,主席在中南海接见我,在座还有当时上海市委统战部部长刘述周。我是怀着非常恐惶沉重的心情去的。但是主席接见我,还是那样慈祥亲切。我向主席表示要辞去《新民晚报》总编辑职务。毛主席不同意,说:“最好回去还是当总编辑吧!”并且关心地问:“你当总编辑,是不是有职有权?”我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毛主席还关心我这个非党知识分子是否有职有权,就说:“我如果没有权,我就不会犯错误了。”这时毛主席很风趣地用了一个成语说:“恐怕还是有点形格势禁吧!”毛主席的态度如此宽厚、热情,使我感动不已。

  主席这次接见,主要是教导我要进一步端正办报路线。后来,主席又读到我写的几篇错误文章,恳切地指出错误所在。他的慈祥态度、亲切勉励,使我逐渐恢复了信心,进行检查。今天我还能在上层建筑做一份工作,全都是毛主席和党对我的教导啊!

  同年9月,主席在上海,又接见了我。同时被接见的还有舒新城、束世澂两先生,这已是反右以后了。一见面,主席就诙谐地对在座人介绍说:宋高宗的哥哥来了(宋高宗名赵构)。主席的笑话,使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接着,主席对我说,已经看到我的两篇检查,他还问起我检查时的心情怎样。我向主席老实讲了,说是感到很紧张,好多天睡不着觉。主席笑着说,睡不着觉是好事。接着就亲切地教导我说,要养成勇于自我批评的习惯,不习惯的人觉得自我批评很可怕,习惯了就会感到自我批评的好处。还说犯了错误,吸取教训,改过来就好了。

  在这次接见中,毛主席还向上海市委同志和舒新城先生交付了修订旧《辞海》的任务。主席说,解放这么多年,不能再让人查老《辞海》了。这些话我是亲耳听到的。想不到20年后,我也参加《辞海》的修订工作了。修订《辞海》是毛主席的希望,追忆当时交付任务的情景,今天我有机会参加这个工作,感到很荣幸,同时也深感责任的重大。我们一定要在上海市委领导和各方协作下快速修订,实现主席的遗愿。

  “知识分子要走出书斋”

    1958年初,记得是1月6日,主席在杭州又接见了我一次。接到通知是在夜间,飞到杭州已是深夜了。同去的还有周谷城、谈家桢。那是一个皓月当空的良宵,在西子湖边的一所水木明瑟的庭院里,主席还没有休息,就在当夜接见,直到次晨三、四点钟。主席讲话的范围非常广泛,生物、遗传问题,逻辑问题,都相当专门。主席一边讲一边问。对于我,主席教导我两件事:一要分清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主席给我们讲解了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幽默地指出登徒子娶了一个丑媳妇,但是登徒子始终对她忠贞不二,他是模范地遵守“婚姻法”的,宋玉却说他好色,宋玉用的就是攻其一一点不及其余的方法。又一件是教导我一定要经常到下面跑跑,多接触工农兵,受教育。主席说他自己一到下面跟群众接触,就感到有生命。主席还说,知识分子一定要走出书斋,如果你不肯自动出来,将来会有人把你们揪出来的。这些话都是意味深长的,都是针对我们知识分子毛病的。既是批评,也是最大的关怀。那天清晨临别的时候,主席很高兴地说,这样的聚会,也算是“西湖佳话”吧。在杭州的第二次接见时,主席还指示我回自己的家乡去参观,因为对自己的家乡最熟悉,最能够对比出解放前后的巨大变化。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我在当年5、6月间回到家乡温州一次,在附近的各县城参观了两个月。在《新民晚报》上写了《吾自故乡来》的连载通讯。

  毛主席去世已经两年了,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老人家慈祥亲切的风貌了,再也没有机会听到他老人家的谆谆教导了。作为一个多次亲身得到主席教导的人,追忆过去接见的情景,更是悲痛万分。但是毛主席的光辉著作正在越来越广泛的传播,毛泽东思想已深入人心,我们一定要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贡献力量,以报答主席的恩情。 

    (摘自《毛泽东在上海》,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共党史出版社1993年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