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赵超构:追忆毛泽东七次接见 殷切教诲从头习

2013年9月16日 09: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超构 选稿:贾彦

image

赵超构(二排右一)在延安与毛泽东等人的合影

    本文系原新民晚报社长赵超构先生在毛泽东逝世两周年时写的纪念文章,发表于1978年9月11日《文汇报》。文中个别地方编者根据赵先生发表的他与毛泽东交往的其他文章略作删改。

  原标题为:殷切教诲从头习——追忆毛主席七次接见

  我怀着沉痛和崇敬的心情,纪念毛主席逝世两周年。毛主席是我国各族人民最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我多次承主席接见,当时情景还历历在目。主席对我们旧知识分子的改造问题作了许多亲切的教导,这是主席对知识分子最大的关心和帮助。我想着重在这方面写一些回忆的印象,来表达我对主席的崇敬和纪念的心情。

  “重庆谈判”领略领袖风采

    第一次见到主席,是在1944年5月间中外记者团访问延安的时候。当时我是以重庆《新民晚报》记者身份参加这个记者团的。

  主席那天接见中外记者团全体人员的情况,我在《延安一月》中有较详细的描写。主席那天的讲话,由于当时条件,未能在重庆报纸上公开发表。记得那天谈话的范围相当广泛。从国际谈到国内。主席从欧洲开辟第二战场,分析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形势,作了许多英明的论断,后来都被一证实了。主席还讲到,要求国民党政府实行民主,必须是各方面的。然后就政治上的、军事上的、经济上的、文化上的、各党派关系上的民主作了解释,揭露蒋介石的法西斯统治。这就进一步帮助我们从反动派的谣言中解脱出来。对于我来说,也是第一次接受党的教育。我告别延安时,主席还让我给《新民报》老报人张恨水捎去一份延安的礼物:一条当地织造的毛毯,还有红枣和小米各一袋,并向他问候。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美禹政府扶蒋反共,蒋介石积极准备内战。毛主席代表全国人民的愿望,冒着巨大风险,亲自飞到重庆来谈判,争取和平。在这样尖锐的斗争中,主席还是抽空接见重庆各方面的人。在重庆郊外的八路军办事处,主席单独接见我一次,从上午九点直谈至晚饭后。

  主席慈祥和蔼的态度和生动的淡话,能够使一个最拘谨的人消除顾虑,把自己心里的话倾倒出来。那天的话题很广,谈得也很多。我知道主席很忙,曾多次告辞,但是主席总是要我继续谈下去。

  主席来重庆,是大出我们的意外的,重庆有许多人替主席的安全担心。我把这个意见向主席淡了,主席笑着说,蒋介石这个人,大家是清楚的,但是这一次来重庆,也是经过研究分析的,有准备的。看到主席这种从容不迫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我当时是极度感动的。

  主席提到我写的《延安一月》,指出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接着又说:“在重庆能写出这样的文章也不容易。”这实际上是一种含蓄的批评。当时我还以为“自由主义”是个好名词,因而沾沾自喜。

  那天,主席给我讲解了国共谈判的几个关键性问题,如美蒋的阴谋,以及解放区周围的情势等。有句活我还记得很清楚,说是如果没有美国人帮助蒋介石运兵运枪炮,大片的“沦陷区”是会由人民收复的。因为八路军就在城门口。

  但是那天更多的时间,是在了解重庆各方面的情况。主席详细地询问了重庆新闻界的情况。我同重庆的上层人物是很少接触的,对于中下层的所谓“公教人员”则来往较多。主席很细心地问了这些人的生活、思想以及情绪,和他们对蒋介石、国共谈判的看法。我是尽我所了解的,不管大事小事都讲了。最后,主席沉吟了一会儿说:死跟蒋介石的人只是少数,有的人不满现状,但对美蒋还有幻想,绝大多数的人是可以转变过来的。

  傍晚时候,周恩来匆匆忙忙地回来共进晚餐,然后立即陪同主席坐汽车进城。大概这一夜又要进行重要的谈判。在暮色苍茫中,我亲眼看到周恩来是那样郑重地走在前头,拉开车门,细心地招呼毛主席上车。就在这些细小的动作中,也洋溢着周恩来对主席的恭敬、热爱的感情。

  在重庆第二次见到主席是在国民党为主席举行的茶话会上。那天主席忙于同各方面的人握手交谈。许多人都拥在毛主席周围。他们都感到,能够见到毛主席,能同毛主席握手交谈,是极大的荣幸。虽然是在蒋管区,并且是在国民党机关的大厅里,这也看得出人心所向。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