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赤脚医生”是如何从上海走向全国的

2013年9月6日 10:07

来源:党史信息报 作者:肖晃 选稿:宋晓东

  “赤脚医生”,曾被美国的《芝加哥论坛报》评论说:“虽然简单粗糙,但行之有效。”它是新中国诞生后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网、合作医疗制度紧密相连的产物,也是我国农村卫生工作的“三大法宝”之一。1965年,在毛泽东同志发表了“六·二六”批示,做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指示后,“赤脚医生”成为一个时代的“热词”。只是,对于这个在上海诞生的“新生事物”,当年是如何走向全国的呢,本报根据史料和媒体报道,作一详细梳理。

  “赤脚医生”称呼第一次诞生

  “赤脚医生向阳花,贫下中农人人夸,一根银针治百病,一颗红心暖千家。出诊愿翻千层岭,采药敢登万丈崖,迎着斗争风和雨,革命路上铺彩霞。赤脚医生向阳花,广阔天地把根扎,千朵万朵红似火,贫下中农人人夸。”

  这是上世纪70年代,一部名叫《红雨》的电影的主题歌,它概括了当时作为农村最基层医务工作者的“赤脚医生”的工作状况和社会影响。在同一时期,还有一部更有影响力的同类题材电影《春苗》,取材于上海市川沙县江镇人民公社一名农村医务工作者的先进事迹,在1970年就曾以《赤脚医生》为名搬上了话剧舞台。

  在话剧、电影宣传“赤脚医生”之前,1968年《红旗》杂志第三期曾经发表过一篇名叫《从江镇公社“赤脚医生”的成长看医学教育革命的方向》的调查报告,并被《人民日报》转载。报告开篇头一句话就说:“赤脚医生”是上海郊区贫下中农对半农半医卫生员的亲热称呼。这,被认为是“赤脚医生”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中央级刊物上。

  至于为什么叫“赤脚医生”,据了解,这个称呼起源于江南地区,有一种说法是,这些医务人员平时要一边劳动一边随时准备为社员看病。南方水田多,他们经常要“赤脚”在稻田中看病,为有别于医院里坐诊的医生,所以被农民叫做“赤脚医生”。1965年,毛泽东发表了“六·二六”批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引发批示的,是一篇有关上海川沙县江镇公社“赤脚医生”的调查报告。主人公王桂珍,被称作“赤脚医生”第一人,此后,她的事迹屡次被搬上银幕,至今留在那一代人的记忆中。

  “赤脚医生”有三个突出的优点

  “赤脚医生”的出现,其实,是与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网、合作医疗制度紧密相连的,他们的出现,被并称为我国农村卫生工作的“三大法宝”。“赤脚医生”说到底,其实就是农村中不脱产的基层卫生人员。据资料显示,其功能的历史定位是在村一级卫生机构(卫生室或卫生站)内工作的初级卫生人员,具有一定的医疗卫生知识和技能,一面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一面为社员防病治病。

  “赤脚医生”在当时的农村卫生工作中,有3个突出的优点。首先是和农民关系密切,很多本身就是农民,即便不是农民也生长在农村,对农村和农民的情况很熟悉,被农民看作自家人。其次,这些卫生人员能防能治、预防为主,中西医结合防治小伤小病,专业技术水平不高但作用很大,非常适合当时中国农村的实际。第三是廉价,“赤脚医生”待遇不高,在合作医疗条件下,服务收费很低,使用的治疗方法也是廉价的,如针灸、中草药等,农民负担得起。

  根据当时对上海市川沙县江镇人民公社“赤脚医生”的调查报道,他们平时有一半左右时间参加劳动,生产大队对他们的补贴并不多,平均到每个农民头上一年才四五分钱。而在全国,鼎盛时期的“赤脚医生”,人数估计在100万以上。

  有了这支队伍,基层卫生组织在贫困落后的农村地区得以很快建立,初级卫生保健工作有人来做了,国家的卫生方针政策也才能够得以落实到农村最基层。

  “合作医疗”是催生“赤脚医生”的温床

  那么,“赤脚医生”之前,上海的农村是如何实施医疗保健的呢?曾是卫生保健员诞生地的另一个乡镇——川沙县张桥乡陆行村的高翠娥介绍,1958年她当上保健员,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往井里撒漂白粉。她说:“当时传染病多,这法子最灵……”

  张桥乡不仅是全国农村合作医疗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全国村级卫生室最早出现的地区。根据《解放日报》文章介绍,1957年,张桥乡创办了全国第一家村级卫生室——季乐一社卫生室。1958年10月,张桥各村开始由集体为农民每人每年支付8至10元,农民个人每月交3至7分钱,作为医疗保健基金。到卫生院看病,可免挂号费、注射费、化验费并减少药品费。

  这便是中国农村合作医疗最早的雏形。毛泽东“六·二六”批示后,这套制度被推向全国。美国的《芝加哥论坛报》曾这样评论:“虽然简单粗糙,但行之有效。只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就从35岁增加到了68岁,几乎翻了一番。”

  上海“赤脚医生”一度达9000多人

  70多岁的方生培,在崇明县城桥镇元六村卫生室工作了几十年,“赤脚医生”早上下田,下午再抽空看病。他说:“为节约成本,我们还自创草药,煎蒲公英也能抗菌抗炎,有时跟青霉素疗效差不多;熬柳树叶,能防血吸虫病……”

  上世纪70年代,农村合作医疗在全国发展到高潮。1978年,上海“赤脚医生”达9000多人。此后,农村施行包产到户,建立在集体经济基础上的合作医疗在全国覆盖率从95%降至5%,而上海是为数不多的保留地之一。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半农半医”的“赤脚医生”已满足不了农民的需求,上海开始培养乡村医生。据媒体资料,机场镇新新村卫生室的金芳芳曾在1984年当上了乡村医生,她说:“以前做‘赤脚医生’不用考试,可我初中毕业后当乡村医生,脱产在镇卫生院学习了一年,考了两次试,确实不容易考,挺严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