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闸北百年建筑珍档》揭秘晚清重臣的苏河湾生活

2013年9月5日 16: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冯兰蔺 选稿:宋晓东

  image

  盛宣怀建造的均益里(安庆路366弄)俞建国摄

  image

  1908年拍摄的李经公方馆雕刻的柚木楼梯 俞建国供图

  image

  1993年,盛宣怀公馆(塘沽路966号)被拆前夕 温举珍摄

  image

  叉袋角朱氏建筑(裕通路900号)俞建国摄

  image

  1876年,吴淞铁路通路时,各界人士在未园商议《暂行火车保护章程》 俞建国供图

  据《新闻晚报》报道,曾先后担任上海轮船招商局会办、晚清商约大臣、邮电大臣等职的晚清重臣盛宣怀,在闸北苏河湾一手打造的大量宅邸,竟被儿子在一夜间豪赌挥霍掉101幢房屋。记者今天获悉,将于近日出版的《闸北百年建筑珍档》(暂定名),揭秘包括盛宣怀、李鸿章之子李经方、叉袋角朱鸿度、晚清上海粤籍洋务和商业巨头徐润等晚清重臣在苏河湾的最新史料发现。

  盛宣怀大量房产地产隐匿苏河湾

  安庆路366弄门口,“均益里”三个红色大字醒目刻在二楼一户人家带有山花的阳台上。这幢表面被不少空调外机覆盖、墙面斑驳、黑色电线当空遍布的不起眼的市井弄堂,却是由晚清重臣、一代名商、洋务运动的重要代表人物盛宣怀于1910年一手打造的。坐拥101幢房屋,却被其子在一夜间豪赌挥霍。

  盛宣怀27岁时便成了李鸿章的幕僚,曾先后担任上海轮船招商局会办、晚清的商约大臣、邮电大臣等职。

  世人对盛宣怀拥有本市斜桥的中西合璧式三层洋楼和南京西路盛公馆,及盛老五(盛重颐)购买的淮海中路1517号的花园洋房比较了解。但最新发现史料证实,盛宣怀在苏河湾也置有大量房产地产。其中,文监师路(今塘沽路966号,康乐路路西转弯角)就有三幢中西合璧的建筑是盛宣怀旧居。一张摄于1993年该建筑被拆前的照片显示,淡红色的两层尖顶石库门,大气而威严,虽后被改建成民居,但雕梁画栋仍让这座身处闹市的宅邸颇具看头。

  该宅占地5亩,坐北朝南,院内是三幢两层外西内中式样的楼房。正南第一幢是石库门和新式里弄结合的建筑,正门还保留传统石库。进入石库门,则别有洞天。有一个三开间天井,三幢楼房之间,两侧有过街楼相通,依此排列。正厅供奉祖先神龛、至圣先师孔子的牌位。末幢楼房后门面朝海宁路。门檐、窗棂、楼梯扶手等处雕刻着花鸟、人物图案,雕刻精致,栩栩如生。防火墙采用细腻圆润的观音兜。“盛氏家族来沪都在此聚居。后由盛宣怀大房后代居住和继承。当年有不少盛的同僚居住在附近。”俞建国说。

  除这幢旧居,盛宣怀还在现在的安庆路和天目西路,分别打造了101幢房屋组合而成的均益里。现在的均益里已改建成普通民居,其采用的传统中国斗拱,依然让这幢有些破旧的老房看上去有那么点特别。新发现的史料证实:盛宣怀第4个儿子—盛恩颐曾在一夜间输掉老北站对面一条弄堂一百多套房子,今安庆路366弄和天目东路65弄均益里房屋。“史说一百多幢房屋,确切说是101幢房屋,即现安庆路366弄1号至33号和天目西路65弄1号至41号,另天目东路一幢四层楼房,每层有27间房屋,建造于1913年。”

  1916年盛宣怀去世后,身后留下很多地产,各方纷争还酿成很多历史事件。

  李经方家普通马房青砖做基灯草砌缝

  河南北路365弄图南里,至今残留着两幢各五开间典型的早期石库门二层建筑,用花岗原石做石库门,没有山花门楣,黑色大门,还残存石臼和木门栓,黑色圆铁门拉手。最新发现的史料证实,此地主人即是李鸿章之子、曾历任晚清出使日本大臣、出使英国大臣、邮传部左侍郎的李经方,目前其在苏河湾众多府邸中,仅存两间马房。即便现已破旧不堪,但马房外观精细的砌工,仍让人过目难忘。

  一进图南里大门,便是硕大天井。二楼走廊栏杆,黑漆铁花翻边。窗台则以麻石做台基,台基两边砌方形青砖,砖与砖之间灰缝填以灯草缝,也就是精细如同点灯油的白色灯草样子,足可见砌工讲究。根据考证,两幢建筑是当年李家的马房,门牌号分别为河南北路365弄24号、26号。

  除了这两间马房,苏河湾李家的府邸还有两处值得一说。此前已于1993年被拆除的安庆路208号至272号三层砖木结构英国乡村别墅式花园建筑。闸北民间收藏家温举珍当年拍下的一张照片,记录了这幢绛红色的宏伟建筑在上世纪90年代的风光。镜头中,这幢别墅沿街而立,嵌在一排两层普通街面房间,英式乡村建筑模样与周围建筑格格不入,煞是好看。

  《闸北百年建筑珍档》副主编、沪上著名收藏家俞建国搜集到的一批最新发现的历史照片,首次揭开别墅内部的神秘面纱。

  根据信义工商银行1907年设在鹏程里的资料和图片显示,此前史料曾普遍认为李鸿章购买了塘沽路、河南北路地块,建造了图南里、富庆里、永庆里、荣庆里等8条里弄。“这是以讹传讹。”俞建国说,事实上,李鸿章于1901年去世,不可能建造该公馆。李鸿章买下的是北起今天目东路南至钱家头(近海宁路),西至今山西北路,东至河南北路地块,当时是一块完整土地(block),中间没有道路。

  富商叉袋角朱家旧居中西混搭风

  上世纪20年代,很多老上海人都知道叉袋角朱家,富甲一方。叉袋角朱家曾是显赫一时的面粉生产商,即上海裕通路上的裕通面粉厂,以及居住在裕通路900号旧居的朱氏家族。

  朱鸿度曾任户部郎中、刑部郎中、浙江候补道、浙江铜元局总办。晚清攻打太平天国后,朱家经商,创办中国第一家私营棉纺厂——裕源纱厂,并由李鸿章为其奏奉慈禧御批准予。其二子朱幼鸿于1918年在叉袋角创办裕通面粉厂、裕通面粉公司,又将裕通面粉厂北面一条路冠名裕通路。朱氏旧居坐落北岸,南朝苏州河,正门开在裕通路。如今,这幢大红色的建筑前,已是满地碎砖和杂草,原先建筑已被夷为平地。

  朱家的裕通路900号住宅,有三幢建筑组成,建筑面积5298平方米。另有1座花园。最新发现史料,真实还原了建筑内部:主楼为砖木结构,墙壁用青砖夹红砖叠砌而成,部分运用钢筋混凝等建筑材料,天花板有西式线条等西方元素,呈现出中西合璧建筑风格。其中两幢建筑吸收北方四合院、江南走马楼建筑风格,二层呈回字型走马楼型制,走马楼通道连接各面。

  另一个新发现是,朱鸿度的第四个儿子朱容初(朱镜),生有儿子朱践耳。朱践耳后成为当代著名作曲家,先后创作《唱支山歌给党听》、《接过雷锋的枪》。“朱践耳是叉袋角朱家后代,裕通路900号是他的祖居。”

  洋务巨头徐润投机失败,贱卖未园

  在今河南北路、七浦路和近塘沽路西段曾是徐氏未园所在地,为晚清上海粤籍洋务和商业巨头徐润所建,取名未园。未园虽不宽广,但其间一丘一壑,布置得亦颇巨匠心。徐润素喜花木,故广泛搜罗中外奇花异卉,栽植园内,供其晚年养性怡情。

  1876年(光绪二年),葛之煦在《沪游杂记》中写道,“于二摆渡河北构一园。凡中外奇花异卉栽植无遗,真尘俗中别开生面”。不过,这座在众多史料中均有记载的奇园,却一直在闹地理位置不清的笑话。此前认为该园在塘沽路以北,与沪北钱业会馆地址重叠。传世的书籍包括典籍也频频以讹传讹,如《上海掌故辞曲》也称“据此推断,徐氏未园旧址即沪北钱业会馆址,即今河南北路的塘沽路与海宁路段。”

  最新发现的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上海中西五彩石印书局出版的《新增重修上海县城厢租界地理全图》,清晰标明徐氏未园坐落在河南北路的七浦路和塘沽路西部段,即山西汇业公所地。钱业公所建在未园北面。未园北临北川泓浜,逐水而建。

  1872年,李鸿章筹建招商局。初始徐润地位高于中国洋务运动巨商盛宣怀。徐润总揽局权,奠定中国近代航运业基础。1875年徐润又筹办中国第一家保险公司,被任命开平矿务局会办。徐润居住在未园时期,处于人生事业的巅峰。他还拥有静安区永业里,也有源芳弄建筑,用于租赁,每年可收租金2600两银子。

  因为房地产投机失败,1883年徐润欠了巨款,濒临破产。因为盛宣怀的刁难,后未园被迫以2200两白银的价格贱卖。根据最新发现的“清代上海房地契档案”,直到1897年,未园房地产按作抵时原价格被招商局买去。时值已值加倍之价,但徐润为势力所压,知者不敢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