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顾维钧回忆录》再现公众视野:他见证了历史

2013年9月3日 15:37

来源:光明网 选稿:宋晓东

  从1912年担任袁世凯英文秘书初登外交舞台,到1919年在巴黎和会上挺身而出声名鹊起,从1945年代表中国第一个签署《联合国宪章》,到1967年告别海牙国际法庭全身而退,“近代中国第一位职业外交官”顾维钧纵横外交界55载,不仅亲历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还留下了一部长达600万字的回忆录,成为近现代史研究的重要史料。

  image

  顾维钧(资料照片)

  近日,市面上已难觅踪影的《顾维钧回忆录》由中华书局修订重排,整套印行,这部厚重的回忆录又重新走入了人们的视线。

  被引用最多的外交官回忆录

  “汽车缓缓行驶在黎明的晨曦中,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黯淡——那天色、那树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想,这一天必将被视为一个悲惨的日子,留存于中国历史上。同时,我暗自想象着和会闭幕典礼的盛况,想象着当出席和会的代表们看到为中国全权代表留着的两把座椅上一直空荡无人时,将会怎样地惊异、激动。这对我、对代表团全体、对中国都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中国的缺席必将使和会、使法国外交界,甚至使整个世界为之愕然,即便不是为之震动的话。”这是顾维钧对1919年6月28日的回忆。那一天,巴黎和会落幕,顾维钧所在的中国代表团拒绝在不平等条约《凡尔赛和约》上签字。

  “顾维钧既做过驻美国、英国、法国的大使,也做过驻国际联盟和联合国这两个最重要的国际组织的代表,还做过外交总长、外交部长,在民国时期拥有如此丰富外交履历的外交官仅此一人。在20世纪的许多外交事件里,顾维钧或是决策者,或是参与者,留下了很多珍贵的记录,这些记录对研究历史非常重要。”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王建朗的印象中,《顾维钧回忆录》是外交史领域中被引用最多的一部民国外交官回忆录。

  首都师范大学原校长、历史学家齐世荣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就开始在研究工作中参考《顾维钧回忆录》。“这部回忆录属于第一手史料,对于研究中国外交史很重要。我可能是最早利用这部回忆录的中国学者之一。1985年,我在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上提交的论文中就引用了《顾维钧回忆录》。1987年,在日本举行的一次学术讨论会上,我的一篇论文也用到了《顾维钧回忆录》,引起了日本学者的注意。那时候,他们还不了解这部书。”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