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赵启正:推开"浦东逻辑" 的历史之门

2013年9月3日 14:14

来源:东方网 选稿:贾彦


  遗憾和经验
  记者:您当年曾经推动迪斯尼公司落户浦东,能否介绍一下当年的情况?这是否您的一个遗憾?
  赵启正:那是在1993年我访问美国时,在迪斯尼公司洛杉矶总部,迪斯尼总裁福兰克·韦尔斯在听了我对浦东开发及上海发展的介绍之后,他同意,“迪斯尼若要进入中国,最好的地点是上海。”随即在一周之内,韦尔斯先生就派出先遣小组到浦东考察。不幸的是,几个月后,韦尔斯总裁因飞机失事而丧生。由于突发事件,韦尔斯先生把迪斯尼建在浦东的愿望没能及时实现。人走事凉,一拖就是十多年了,但他对浦东的热情和向往,却令人难以忘怀。
  记者:1994年,我国台湾地区也曾提出建立“亚太营运中心”的计划,但现在已无人提及;而浦东开发也几乎在同一时期启动,今天已经成功。浦东的诀窍在哪里?
  赵启正:这证明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竞争优势。上世纪90年代初,在浦东开始开发后,我国台湾地区搞了一个与浦东开发决策有点相仿的“亚太营运中心”的计划。这个计划是著名的美国麦肯锡公司替台湾做的,论证相当完备。1994年,台湾公布了这个计划,也轰动一时。当时在开全国人大时,有一位台湾大报的记者问我:浦东开发如何呼应这项计划,我告诉她:“浦东开发已经起步了,‘亚太营运中心’计划刚刚宣布,应该问后者如何呼应前者,然后再互相呼应。我希望这个计划能够成功。”没想到几年过去,“亚太营运中心”计划云飞雾散了;而浦东新区则崛起在东海之滨。
  两个看起来有些类似的计划,竟有如此不同的结局,确实令人深思。这一对比充分说明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可行性和生命力。同时也说明,台湾“亚太营运中心”的规划看似完备,但忽略了大的前置条件。这个前置条件就是不能脱离强大的祖国大陆的经济支撑。
  浦东经历对现任工作的帮助
  记者:从事浦东开发开放的主政经历,对于您今天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做好对外宣传,向世界推广中国改革开放的形象有怎样的帮助?
  赵启正:浦东开发期间,我接待、结识了大量的外国政要。当时到北京访问的外国政要,其中70%以上的都要到浦东参观访问,其中包括亚洲、欧洲共同体(欧盟前身)、澳大利亚、拉美国家的多位总统。
  当年,法国总统希拉克在汤臣国际酒店演讲说,“我愿意在这里演讲,因为这里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在会议休息时,他又对我说,“大运河是历史,长城是历史,浦东也是历史。”说完,希拉克要和我合影,可是摄影记者黎自立相机里的胶卷只剩一张胶片了。希拉克说:“你装胶卷吧,我们等一下。”可见他对于浦东开发这一历史事件的热情。
  在路过进才中学时,我告诉他,这是伴随浦东开发而诞生的一所中学。希拉克对这所学校很感兴趣。我告诉他:“遗憾的是这所学校没有法文课。”希拉克当即指示法国驻华大使帮助寻找法语教师和安排教材,后来,这所学校很快开了法语课。去年,我访问法国时,告诉希拉克,进才中学已有了法文课。
  我离开上海到北京上任时,整理名片时发现仅日本客人的名片就达3500张。应当说,在浦东工作时,我不仅结识了很多日本朋友,还结识了众多世界各国的企业家和学者,为我今年做好“向世界说明中国”的工作提供了基础和方便。
  浦东开发和我今天从事的对外宣传工作,都需要建立良好的国际公共关系。基辛格博士参观东方明珠电视塔时,居高临下,一览浦东颇有感触,他说,你们这些大楼和高科技工厂都很成功、很宝贵,但更宝贵的是你们的国际信誉。当初人家敢到那样偏僻的浦东来投资,是对你们的信任,这比这些大楼和工厂更宝贵。你们的国际公共关系是成功的,这是最重要的成就。从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误解,到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在促使这一转折的关键环节中,浦东开发的决策和行动是很起作用的。
  从我现在从事的外宣工作来说,也借助了已有的和新建立的广泛的国际公共关系。在国际公共关系舞台上,和我们打交道的都是“公关老将”,都是左右平衡有致的人物。我们要善于使用国际化的语言,表达我们的声音,维护我们的利益,但是又不伤害对方,争取双赢。这样才能建立有利于我们的国际舆论环境。
  在国际交往中特别要恪守信誉。在谈判过程中,宁肯谈得慢一点,也要把我们的主张讲充分、讲明白;而一旦达成协议,就要讲信用,严格按照协议去办。做好外宣工作要求我们“内知国情,外知世界”。
  记者:您在浦东开发历史上的阅历,对您担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显然是有益的。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当您出席外事外交场合时,人们介绍说“他曾经是浦东开发先行者”,从而把您个人作为一个宣传的“符号”。
  赵启正:这样的情况不少。特别是到了国外的一些场合,人家很注意我的这个经历。但是,我还是要说,浦东是上海的浦东,是全国人民的浦东。浦东开发成功的功劳是大家的。我要感谢邓小平同志先瞻先瞩,感谢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感谢中共上海市委的领导支持,感谢上海市民和全国人民的支持!
  我以为,用我们的思维方式去说英语、日语、法语时,只用语言翻译语言,不能够很好地表达中国的声音。
  外宣工作需要的是“文化的翻译”,是我们按照对应国的思维方式、语言方式和市场经济的方式去表达中国的声音。概括说,就是要用国际语言表达中国立场、中国观点,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我现在从事对外宣传工作,还要结识和熟悉各国主要媒体的社长、主编、评论员。他们的思想和风格不同于政要和企业家,和他们成为朋友,熟悉他们的工作方式,这样,才能施展我们的工作,传达我们的意见,以适合他们的方式表达中国形象。
  我们国内的媒体在“向世界说明中国”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此,我也要感谢包括国际金融报在内的所有国内媒体朋友的支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