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赵启正:推开"浦东逻辑" 的历史之门

2013年9月3日 14:14

来源:东方网 选稿:贾彦


  江泽民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定位
  记者:小平同志提出“再造几个香港”,您能否谈谈这些话的背景和深意?我们又是怎么做的呢?
  赵启正:我曾经把浦东开发比喻为一支交响乐。乐曲的总谱是邓小平写的,党中央是乐队指挥,而我们做具体工作的,则是有幸参加演奏的成员,这个乐队的演奏员有几百万之多。
  1992年10月,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四大报告上专门提到了浦东开发,他说:“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进一步开放长江沿岸城市,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带动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的新飞跃。”这实际上是在党的代表大会上确定了浦东开发的战略目标。在党的代表大会报告中具体部署一个城市的经济建设,这还是第一次。
  此后,江泽民同志对于浦东开发的进展非常关心。1996年4月,他视察浦东,在审阅陆家嘴中央商务区规划图时,看得非常认真。他问我们,这些规划的高楼,到香港回归时都能建成吗?我们回答,现在已经在建的,到明年大多数都可以封顶,陆家嘴的中央商务区可见雏形。他听后表示非常满意。
  一年多以后,党的十五大闭幕不久,江泽民同志再次来到浦东,见到中央商务区初步形成规模,高兴地说:“浦东开发不容易,每年都有大变化。”他还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题词:“努力把陆家嘴建设成为面向国际的现代化金融贸易区”。这个题词,可以说是把小平同志关于上海建设的战略思考具体化了———当年邓小平只是提出把上海建设成为金融中心;而此时已经非常明确,这个中心的核心就在陆家嘴。
  1990年宣布浦东开发是对外也是对内的庄严承诺
  记者:1990年前后的那段时间,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处于一个严峻的历史时刻。是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还是走回头路,国内外都很关心中央下一步的动作。
  赵启正:当时的严重困难主要是:一、1988年的经济过热和价格闯关导致一场建国以来罕见的抢购风潮,为防止许多国家曾发生的经济失控局面,中央不得不作出对国民经济实行“治理整顿”的决策。结果是制止了经济过热现象,但同时也出现了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GDP增长速度放缓。二、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为严重的政治风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借机挑起了一场“制裁”风潮。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由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与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了慎重稳妥而又高瞻远瞩的浦东开发决策,上海也走进了改革开放新阶段。
  邓小平提出:“要把进一步开放的旗帜打出去,要有点勇气。……现在国际上担心我们会收,我们就要做几件事情,表明我们改革开放的政策不变,而且要进一步地改革开放。”20世纪80年代作为改革开放重点的地区一般都在边境前沿及经济不甚发达的地区,其原因就是前面所讲的,尽量减轻改革的风险。而浦东的开发则具有更深刻的含义,它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拿出中国最发达、最富庶的区域来继续改革开放的试点。这一重大举措足以证明中国把改革开放推进到新阶段的义无返顾的决心和信心。
  就国内而言,1990年正是改革开放进入第十年的时候,改革可以说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当时有两种改革的思路可以选择:第一种思想是放慢速度求稳定,推迟与减轻改革开放的进程与力度;第二种思路主张抓住机遇,加快发展,深化改革。启动浦东开发开放,也是对国内疑虑的回答。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