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赵启正:推开"浦东逻辑" 的历史之门

2013年9月3日 14:14

来源:东方网 选稿:贾彦


  开发浦东晚了吗
  记者:小平同志曾经表示“浦东如果像深圳经济特区那样,早几年开发就好了。”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他老人家在表示遗憾。但您曾说,这是小平有意激励上海和浦东的领导班子,是这样吗?是否可以说,在小平同志的筹划中,上海浦东开发的时间点“正逢其时”?
  赵启正:小平同志当时讲,“回过头看,我的一个大失误就是搞四个经济特区时没有加上上海。要不然,现在长江三角洲,整个长江流域,乃至全国改革开放的局面,都会不一样。”其深刻含义是什么?的确曾是一个引起人们纷纷探究的话题。
  让我们回顾一下当年开发深圳和浦东的基本背景:深圳是1980年开始开发的,浦东是1990年宣布开发的。也许可以问,浦东为什么不可以早两年开发,或者早三年开发?但是不可以问“为什么不可以早十年开发”。上海和深圳毕竟不同。在开发之前,深圳不过是一个小渔村,以它为试点,即使遇到重大困难,甚至失败了,对于整个国民经济来讲,影响甚小。
  而上海则完全是另一种情况。在改革开放之前,上海就是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这个城市所提供的税收,曾占到全国的1/6或1/7。以此为试点,一旦失败,整个国民经济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在深圳开发积累了十年经验的基础上再开始浦东开发,披荆斩棘的是深圳,而不是浦东。深圳开发时,我们有多少观念是落后的,如土地不能批租,不能实行股份制,与外商合作是不是让他们占了便宜,能不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等等,都是问号。这些问题都由深圳开发解决了。
  所以,在改革开放历时10年之后,在深圳开发已经获得基本成功之后,中央才下决心开始浦东开发。这实际上是邓小平对中国的责任心所致,浦东开发可以说是恰逢其时。
  那么,为什么邓小平要说浦东开发晚了?我理解,这无外乎是邓小平对我们的激励,鼓励我们后来居上。他本人也确实讲过:“浦东开发比深圳晚,但起点可以更高,我相信可以后来居上。”我在1993年访日时,日本记者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就是像今天对你一样的回答。日本记者听得很明白,第二天就见报了。
  “功能开发概念”和“球场之喻”
  记者:当年您在一次座谈会上提出浦东开发要注重功能开发,这是最早提出“功能开发”的概念,后来您又将其延伸为“球场之喻”。经过多年的实践,功能开发作为一种经济发展理念已经被广泛运用。您当初是如何考虑的?
  赵启正:当年,大家讲开发通常强调“筑巢引凤”,主要指先进行“形态开发”,就是有多少路,有多少楼,有多少基础设施。这样,如果引不来“凤”,开发就失败了。换个比喻,建成一个绿草如茵的足球场,这只是形态开发,如果没有国际规则、国际裁判,没有国际球队常来赛球这样的功能,这个球场就白开发了。
  我想,形态开发就像计算机的硬件,而功能就是这些硬件,是拿来做什么用的,要在开发前就设计好。
  没有软件或没有使用场合的计算机,只能是一件摆设。
  1992年下半年,在新区筹备期间的一次会议上,我们提出要注重功能开发,反复强调形态规划必须服从功能规划。
  浦东就像一个功能完备的大球场,一年要赛几十场,这个足球场才发挥了功能,实现了功能,最好能举办“世界杯”。
  我们请4个国家的专家规划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给他们一张地图、一份说明书,说明这个地方将来是一个金融中心,是外国商社的中国总部所在地———当然,这是在请国内外专家分析“凤凰”能不能来,能够来多少的基础上,进行充分论证之后作出的功能规划。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不仅是一个与浦西连接的区域,还是与世界的交接面,我们预定总的建筑面积是400万平方米,这些简约的说明,实际上就是功能的说明,以功能带动形态规划和建设。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