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赵启正:推开"浦东逻辑" 的历史之门

2013年9月3日 14:14

来源:东方网 选稿:贾彦

  编者按:上海自贸区的建设已然箭在弦上,从自贸区的出台背景,可以看出中央深化改革的决心,可以看出中央对上海“发挥示范带动、服务全国的积极作用”的要求。同样是上海,同样是“国家战略”,这不禁使我们回想起浦东开发的最初决策与拓荒过程。此时再来看2005年浦东开发15周年时对赵启正的这篇专访,着实让人感慨,浦东开发已进入以制度创新为突破口的新阶段,将以上海自贸区的建立为契机,争创中国在新一轮全球化竞争中的新优势。

image

赵启正

    原标题为:推开“浦东逻辑”的历史之门——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上海市副市长赵启正(原载于2005年4月18日《国际金融报》)

    上海浦东开发已届15年。正是由于这一跨世纪战略的成功实现,新世纪的上海,承担起了平等参与国际经济对话的世界级大都市的职责。而自浦东开发早期开始步入“中国国际公关之旅”的上海市前副市长、浦东新区管委会第一任主任赵启正,已将浦东经验带到更广大的国际舞台。
  浦东开发更像是一个“传奇”,人们迄今仍在探究早期决策和拓荒历程背后的故事以及逻辑。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他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独有的记忆之窗,为我们重新梳理了“浦东逻辑”。
  造就一个“可以参与全球经济对话”的新上海
  记者:作为中共上海浦东新区工委第一任书记、上海浦东新区管委会第一任主任,您亲身经历了浦东新区开发的最初历程。您认为,当初决定开发浦东的战略目标是什么?这个目标是怎么确定的呢?
  赵启正:战略目标是把上海建成我国面向国际的、较强大的经济城市之一。然后成为与纽约、伦敦、巴黎、法兰克福、东京平起平坐的世界级的经济中心之一,这得需要努力。
  当时,小平同志和其他中央领导意识到,必将兴起的经济全球化的浪潮,迫切要求中国有几个能够与世界经济对话的国际大都市。
  国际的交往需要两种“对话”,一种是政治对话,一种是经济对话。政治对话是在首都进行,比如北京怎么说,华盛顿怎么说;而经济对话则不同,是具有世界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地位的大都市代表国家和地区进行的。当然,世界上有不少国家的首都同时也是世界经济中心城市。也有的国家不只有一个这样的经济中心城市,像中国这样的大国,除了上海,至少还有北京具备这样的资格。
  一个国家,特别是大的国家,没有这种世界级的大都市参与国际经济对话,所谓参与经济全球化就十分困难。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除了还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初具这种功能外,中国实在还没有哪个城市具有这种地位。
  小平同志说“再造几个香港”,意在掌握面对全球经济的发言权
  记者:小平同志当年“再造几个香港”的谈话精神最终落实到浦东开发的实践上,现在已经过去15年,您能够谈谈当时的背景吗?当时对“再造几个香港”的理解和今天有什么不同?
  赵启正:当时,“全球化”这个词至少在中国媒体上还使用得较少,但小平同志对中国如何面对“经济全球化”是有深谋远虑的。比如他说:“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都要搞开放,西方国家在资金和技术上就是互相融合、交流的。”“现在世界发生大转折,就是个机遇。人们都在说‘亚洲太平洋世纪’,我们站的是什么位置?”
  正是基于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争取一个有利位置这一战略思考,邓小平才提出:“现在有一个香港,我们在内地还要造几个‘香港’,就是说,为了实现我们的发展战略目标,要更加开放。”当时我们对这段话不是很懂,有的同志问:造几个“香港”是什么意思?20世纪80年代后期香港还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下,是个自由港,简单地说是不是造几个自由港?
  我的理解是:小平同志的话是有深意的,其实就是说,在国际经济发展格局中,中国需要有几个具有国际影响的经济中心城市,这样的城市在全世界是屈指可数的。中国的香港,它在回归以后是“一国两制”下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际经济中心城市,当然我们还需要“一国两制”社会主义制度的国际中心城市,与香港形成互补之势,面对全球。
  当时中国哪一个城市最具有这种潜力呢?首先是上海。邓小平在1990年3月初指出:“比如抓上海,就算一个大措施。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1991年初,他更加明确地说:“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那要好多年以后,但现在就要做起。”因此,浦东开发一开始所确定的最终战略目标就是建设一个国际经济对话中心城市。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