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受到周恩来接见:12位上海知青的激情人生

2013年8月22日 14:44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凌愉 刘李红 选稿:贾彦

image

出访归来的周恩来总理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看望上海知识青年 

    原标题为:新疆建设兵团的上海知青

    新中国建立之初,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明察新疆的历史、地理、人文环境和经济落后状况,对祖国的安全和统一、对新疆各民族的团结进步高瞻远瞩,于1950年命令驻疆人民解放军铸剑为犁,开展大生产运动,继而于1954年10月,命令驻疆人民解放军共计17.5万名官兵就地集体转业,组建生产建设兵团,担负中央赋予的屯垦戍边的使命。屯垦就是开发建设新疆,促进各民族团结进步;戍边,就是巩固边防,维护祖国统一。

  屯田兴,边境宁

  1949年王震率部进疆后,同民族军(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会师,与国民党起义部队(后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2兵团)一起,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和省政府的领导下,共同担负着巩固和平解放成果,维护民族团结,保卫祖国边防和做好地方工作等任务。同时积极响应中央军委1949年12月5日发出的关于1950年军队参加生产建设工作的指示,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这次大生产运动,人民解放军广大指战员战天斗地、开荒造田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仅大生产的第一年,全年就开垦农田5.53万多公顷(83万多亩)。完成了4万公顷(60万亩)计划的140%,收获粮食:292万公斤。1952年2月,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颁发整编命令.1953年驻军部队除留下担任国防任务的军队外,其余集体转业编为农业建设师和建筑工程师。经党中央批准,1954年12月5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宣告成立,从这一天开始,兵团各项事业得到蓬勃发展。

  中华儿女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垦荒事业发展很快,各方面明显地感到农场和厂矿的劳力紧张。当时,兵团实际参加生产人员只有14.68万人,劳动力明显不足。兵团很快作出决定,动员内地青年支边,一面派干部到内地,组织农民、工人和学生来兵团,一面动员各单位和职工投书内地,招揽亲友来疆,不久,从河北、河南、四川、江苏、上海、广东招收了一大批初高中毕业生来到新疆,使兵团职工队伍得到迅速壮大,年龄结构和文化结构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天山南北辽阔的大地上,数十万内地知识青年用铁锨、镐头和犁耙在亘古的荒原上挥洒汗水和热血,一个大张旗鼓、轰轰烈烈、改天换地的战斗响彻云霄,这场波澜壮阔的拼搏历程很快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一口号,成为全国有志青年所向往的事业。生产建设兵团的面貌日新月异,各项事业蒸蒸日上。这些可喜的变化,自治区党委以及党中央非常高兴,党和国家的领导同志更加时时牵挂着生产建设兵团以及那些战天斗地、朝气蓬勃的来自内地的青年人。

  天山脚下最美丽的鲜花

  1965年7月5日,周恩来总理出国访问以后回到新疆,他不顾长途旅行的疲劳,风尘仆仆地乘汽车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垦区视察,并且特意接见了12名上海支边知识青年。

  辽阔的大地,一片丰收的景象,迎着高高的林带,瓜果的芳香和欢迎的群众,周总理提前下了汽车,他沿着绿色的长廊,向农垦战士招手握手问好,他步行了近半个小时,才在一片葡萄长廊下坐下。

  周总理的心,此刻也难以平静。

  1939年秋至次年春,当时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到苏联治病,往返都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停留。当时的新疆统治者盛世才,一方面实行特务统治,对苏联共、新疆便成为中共与苏联的中转站。周恩来在新疆看望了新兵营的官兵,转达了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对红军西路军指战员的关心和问候。那时盛世才已开始举棋不定,左右摇摆,逐渐暴露出反苏共的野心。后来盛世才背弃苏联倒向国民党的怀抱,杀害和关押在新疆工作的共产党人。1946年4月,张治中第三次到新疆处理三区革命问题,周恩来曾嘱咐张治中释放在新疆关押的一批我党同志。这些同志获释返回延安后,他又亲自电函张治中表示深切感谢。

  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来到新疆,周总理感慨万千,和平解放前的新疆,被反动统治者所控制,黑暗恐怖,经济凋敝,民不聊生,解放后的新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族人民获得了新生,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正以极大的热情建设边疆,其中包括数以万计的农垦战士,用自己的青春热血在这里战天斗地,变戈壁为良田。

  在葡萄架下刚刚落座,周总理见那12位上海支边知识青年都有点拘谨地站在那里,周总理赶忙离座站起来,亲切地向他们招手喊道:“来,来,上海青年到这里来!”周总理向兵团领导询问了一下支边青年的情况以及共青团组织的活动情况,便像拉家常话似的向每一位上海支青问起他们的思想、家庭、文化以及劳动等方面的情况。周总理侧过身,问上海女知识青年杨永青:“你家里是做什么的?”杨永青告诉总理:“我的父母在香港,父亲在一家轮船公司当职员。”总理说:“噢,你可来得不容易呀!他们在香港,你在这里,这里可是比香港苦,你能独立生活了,你是好样的。”周总理又问她的文化程度,杨永青回答说:“我高中毕业,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去考大学。”周总理高兴地鼓励她说:“这里也是大学嘛,是劳动大学,劳动大学照样出人才。”当有人介绍站在人群中的一位男上海知青说:“他是电影演员张伐的小儿子”时,周总理热情地向前和他握手,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小伙子回答道:“我叫张立勇”,周总理说:“我认识你父亲,他可是我们国家著名的电影演员”,接着又说:“你父亲在《南征北战》演我们解放军的一位军长,演得多好啊!”停了一会,周总理又问到一位闪着一双大眼睛神情腼腆的上海女知青卓爱玲:“小姑娘,你的家庭是什么出身呀?”平时爱说爱笑能歌能舞的卓爱玲这时低下头羞答答地说:“我出身在资产阶级家庭……”总理又问:“你家里还拿不拿定息?”卓爱玲心里紧张,以为总理问她拿不拿定息,她急得满脸通红地连忙摇头,“我不要定息,我不要拿定息……”周总理这时笑了“你爸爸拿定息是他的事嘛!”

  这个时候,周总理深有感触地对陪同他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政委张仲等领导同志说:“出身在剥削阶级家庭和有复杂社会关系的人,我们都要看他们现在的表现和立场。一个人的出身不能选择,但前途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嘛!”说这番话时,总理意味深长地望着卓爱玲、杨永青等上海知识青年,总理怕他们不完全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他又重复概括地对这些上海支边知识青年说:“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嘛!”

  周总理这次对上海支边知识青年的会见以及周总理与他们交谈的内容,成为当时国内外新闻媒体的大篇幅报道,特别是在当时全国正在搞“四清”运动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很紧的岁月,周总理关于“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的重要讲话,成为《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头版大标题新闻,使全国无数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感受到莫大的鼓舞,他们轻松上阵,为国家和民族努力作出自己的贡献。

  当然,这12位上海支边知识青年的命运从那以后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他们牢记周总理的谆谆教导,努力学习,积极劳动,分别入了团入了党,一些同志当了干部,当了老师,或成为医生,成为作家。杨永青当选为新疆团委副书记,不久又担任新疆科协党组书记,那位羞于讲家庭出身的卓爱玲成为一个大型国营农场的党委副书记。张伐的小儿子张立勇被调到石河子卫校担任党办主任。令人悲伤的是,那12位上海知青中,有一位姑娘却过早地长眠在准噶尔大漠。她的名字叫孙贵娟。当时她是石河子农垦一分场一连一名普通的农垦战士,那是1967年秋天的一个农忙的日子,也就是周总理接见她的两年后,她去给在农田里劳动的战友们送水。她顶着狂风,登上一台联合收割机把水送到战友手中时,她瘦弱的身体被大风刮倒,不幸被收割机碾压,以身殉职。当时她刚满19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