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贺龙忆湘鄂西苏区肃反:许光达不负伤早被杀

2013年8月2日 09:1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黎白 选稿:宋晓东

  贺龙回忆杀害段德昌的情况时,说:当夏曦下令逮捕段德昌时,我极为不满,质问说:“你为什么抓德昌?”

  夏曦冷冷地说:“他是改组派。”

  我问:“你有什么根据?”

  夏曦说:“段德昌从前方带信来要求带队伍回洪湖,这就是拖队伍逃跑叛变。”

  我火了,说:“你毫无道理,德昌写信来,是向你建议嘛。他真要拖队伍去洪湖,何必写信来,又何必回军部?”

  夏曦理屈,却仍叫着:“一定要杀!”

  我说:“我坚决反对。德昌是有大功的,算什么改组派?绝对不能杀!”

  夏曦拍着桌子狠狠地说:“哼,我决定了!”

  面对夏曦动用党严格规定的“最后决定权”,贺龙只得服从,他痛苦地流下热泪。在对段德昌行刑前,贺龙叫伙房弄些肉和酒来,要段德昌在被杀前饱吃一顿。段德昌临刑前,当面向夏曦提出三条要求:第一,红三军已濒临绝境,这里地瘠民贫没有粮食,必须回洪湖;第二,自己不是改组派;第三,红军已经没有弹药了,省一颗子弹,用刀砍头吧!这是何等的壮烈,何等的慷慨啊!

  贺龙与夏曦争论对段德昌的杀与保的时候,关向应在坐。小屋外边站着夏、贺、关3个人的警卫员,贺龙拍桌子,大喊大叫的声音传出屋外很远,可见贺龙激动得不能控制自己了,但是,他仍无法保住段德昌的性命。

  至于诬杀独立师师长、红九师参谋长王炳南的经过,贺龙说:“那天晚饭后,我和夏曦、小关(指关向应)在村头走过,看见王炳南被绑着押出来,那时天气还冷,王炳南被剥光了上身,打得浑身没得一点好肉,有的地方有蛆在爬,那是三月天啊!他看见夏曦,就大喊着:‘夏曦,你娘的,我是什么改组派?从洪湖撤退,在江陵,你掉到河里,是老子救你上岸的,救了你一条命,有这样的改组派吗?你瞎了眼,把同志当敌人杀,你杀了多少啊……’夏曦一声不吭,走过去了。王炳南就朝我叫着:‘胡子,我就问你一句,我王炳南是改组派吗?’他怎么会是改组派,从小跟着我,当营长的时候,周逸群秘密介绍他入党的,那时我还是北伐军第九军第一师师长的时候,他入党比我还早呢。南昌暴动他有战功,后来又和我一起创建湘鄂边苏区和红四军,是一员猛将啊!我为他,不知和夏曦争了多少次。我也明白,夏曦把他搞成那个样子,结下深仇了,以夏曦的为人,他哪里会不杀王炳南?他逮捕了宋盘铭,来不及杀就分了兵,宋盘铭由我带,我就把他放了。夏曦带七师返转回来和我会合,看见宋盘铭还在,就下令把他杀掉了。他怎么会放王炳南?我当时就向王炳南说:‘你算什么改组派?叫喊什么?杀就杀么,掉下脑壳碗大的疤!’王炳南朝我点着头说:‘好,胡子,我最后听你一次话!’他就是这样被杀害的。”

  夏曦杀掉段德昌、王炳南等一批领导人后,于3月24日,不顾贺龙、关向应的反对,还是作出了解散党、团组织和省苏维埃的决定。从此,红三军中就没有了党、团组织和政治机关。只剩下一个有夏曦、贺龙、关向应三个党员的湘鄂西中央分局。

  后来,有当年和夏曦、贺龙一起工作过的老将军曾这样说过:“夏曦来到湘鄂西,除了杀自己的同志之外,实在没有什么成绩。苏区失败,主要是‘肃反’把各级军政干部杀光了,没得几个人会指挥作战了。凭国民党军队进行‘围剿’是打不垮我们的。夏曦并不傻,只是太阴狠。如果没有撤出洪湖苏区,夏曦可能杀掉贺龙。留下段德昌,因为段德昌是洪湖苏区和红军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在洪湖与敌人斗争,凭夏曦是不行的,所以,他不敢杀段德昌。到了湘鄂边,贺龙是那块苏区和红军的创始人,威望高,群众基础好,夏曦要想保住自己的命也不敢杀掉贺龙的。那个时候,分局书记一句话,说杀谁就杀谁,他真要杀贺龙,别人也没有办法。我看,他想杀贺龙,又不敢杀。”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