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贺龙忆湘鄂西苏区肃反:许光达不负伤早被杀

2013年8月2日 09:1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黎白 选稿:宋晓东

  贺龙回忆这次会议时说:夏曦认为洪湖失败的原因是“暗藏在党、苏维埃和红军中的大批反革命‘改组派’的破坏”。所以,主张在红三军中进行清党,并且继续“肃反”。本来是我不同意的,关向应同意我的意见。夏曦指责关向应是右倾。我还力争说:“肃反停一个时期,以后有反革命再说么!”夏曦坚决不同意,我很恼火,会后找关向应,说:“你当书记,我们开个会选一下么,选出谁是谁。”关向应严厉批评我无组织无纪律,批评的很严厉。

  会后,贺龙率红三军于1933年1月13日占领了桑植县城。盘踞在湘西多年的“土皇帝”新三十四师师长陈渠珍当年与贺龙共过事也交过锋打过仗,对贺龙的指挥能力很了解,又慑于红军的声威,为保存实力,一面加强戒备,一面写信给贺龙,要求红三军不要打他的部下周燮卿旅,并且表示可以让出大庸等几个县,以求互不侵犯。贺龙把信交给夏曦和关向应看。夏曦说陈渠珍是在玩手段。

  贺龙提出,应该利用敌人的内部矛盾,和陈渠珍达成暂时的妥协,争取一个休整和发展的时间,哪怕先拿下桑植全县也好。

  关向应同意贺龙的意见,夏曦还是反对,双方争执不下,于是把九师师长段德昌、政委宋盘铭找来共同商量。他们也都赞成贺龙的意见。夏曦却指责说这是右倾和革命不彻底的办法,并断然下令向周燮卿的第三旅进攻。结果,敌军反击,桑植县城丢了,红三军又退回鹤峰毛坝大山中。

  从此,在湘鄂边地区再也没有一块可以稍长时间立足之地了。贺龙说:从此,红三军形成了流窜。

  红三军攻击周燮卿旅失利,夏曦坚持认为仍然是军内暗藏的“改组派”捣鬼。1933年1月下旬,在中央分局扩大会议上,夏曦突然提出了解散党、团组织和所谓创造新红军的主张,并且坚持继续进行“肃反”,遭到全体与会同志强烈的反对。

  贺龙回忆当时的争论情况说:“我讲解散党,我不同意,我在旧军队时就想参加党,到南昌暴动才加入。我只晓得红军是党领导的,解散党我不同意,别的道理我说不出。段德昌接着也补充发言,段不满意,说:‘你把红军搞完了,苏区搞垮了,又要搞垮党,你是革命的功臣还是罪人?你有什么权力解散党组织?中央让你来当分局书记是要你解散党的吗?湘鄂西的党被你解散了,你这个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算什么?’……宋盘铭也讲了,他说:‘我从小被党送到莫斯科,在莫斯科加入党。解散党,我不同意。’”

  夏曦提出莫斯科支部局的例子充当先例,实际上,莫斯科支部局提出的是停止党的活动、清党。而是对是错,外国党的问题,当时分局会议上的同志都不清楚。不过,夏曦这个拿尚方宝剑的说法没有吓着人,仍然遭到一致反对。虽然没能达到解散党的目的,却使夏曦深为不满。一个记仇的、心胸狭窄的最高领导人,在时机有利时是要报仇,要人性命的。

  果然,过了不到两个月,夏曦不顾敌情严重、红三军处境更加艰难,不顾贺龙多次坚决反对,决定进行第三次大规模“肃反”,悍然捕杀了湘鄂西省委委员、省军委主席团委员、洪湖苏区的主要创始人、红九师师长段德昌,湘鄂边特委委员、原独立师师长、红九师参谋长王炳南和一批团、营干部。接着在5、6月间又进行了第四次“肃反”,逮捕了湘鄂西中央分局委员、红九师政委宋盘铭,捕杀了红七师师长叶光吉和政委盛联均等一批军政干部。这次“肃反”一直延续到1934年春季。连续几次的“肃反”,红三军中的军政领导干部被杀了几茬,有经验的各级干部几乎杀光了。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