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贺龙忆湘鄂西苏区肃反:许光达不负伤早被杀

2013年8月2日 09:1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黎白 选稿:宋晓东

(三)

  湘鄂西第一次大规模的“肃反”是导致洪湖苏区斗争失败,红三军撤离,其他湘鄂西中央分局领导的各特委和各小块苏区失败的极其重要的原因。此后,在夏曦直接领导下,尽管各个苏区大都已不复存在,红军已受到了严重损失,而“肃反”却从未停止,一波又一波,连续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大规模“肃反”。由于苏区已经丧失,没有地方干部可杀,“肃反”的重点是一再诬杀红三军各级军政干部,致使红三军已经处于濒临绝境的境地。

  关于红三军撤离洪湖后和继续展开“肃反”的情况,贺龙是这样讲的:

  “红三军在大洪山以北地区发现红四方面军布告,知他们已经离开了鄂豫皖苏区到大洪山地区。这时部队就酝酿到何处去的问题。在枣阳王店,开分局扩大会议,夏曦、关向应、宋盘铭和我4人参加,在会上讨论行动方面问题。绝大多数同志主张坚持洪湖,把王炳南独立团改组一下,换一批干部,组织湘鄂边党委,回湘鄂边坚持斗争。少数人主张和红四方面军会师。这两个意见在会上争论不休。到晚上仓促决定由豫南西进,经陕南回湘鄂边坚持。夏曦的理由是:红四方面军能离开苏区,我们也可以离开,我们到湘鄂边还不是离开苏区,从那里可以再收复洪湖。本来夏曦坚主守洪湖而不同意以主力打出去,就是怕万一洪湖失守,他要向中央承担责任,洪湖失败后,他率余部到大洪山与主力会合后,又拖延不走,除了继续进行“肃反”杀人之外,什么计划也没有,也是出于不敢离开洪湖太远,怕担责任。他看到布告,知道了四方面军已经撤离鄂豫皖苏区,他认为红三军撤离洪湖苏区也是可以的了,即使中央追究,鄂豫皖中央分局和红四方面军撤离苏区在先么!至此,夏、关、宋就商量如何转法,他们没有胆子,转不过去。这时,部队草木皆兵,内部肃反,弄得人心惶惶,战斗力已空前削弱。其实,部队哪有那么多反革命?如果有,难道还不打夏、关和我么?这时,我就说:你们决定,部队我带走。就这样,我就带着部队翻过桐柏山,由伏牛山西进……”

  “这次行军路线是有计划这样走的,这是因为部队没有战斗力了,要避免与敌作战,从陕南过汉水,从巴东过长江,皆比较容易。在行军过程中,部队是很苦的,没有东西吃,吃柿子、核桃、高粱杆子,但夏曦还不断杀人。对段德昌、王炳南等皆不相信,开会不找他们,并且两次企图下我的手。一次在王店,夏曦企图加害于我,要我写申明书,他说:你在国民党里有威望,做了旅长、镇守使等大官,改组派可以利用你的声望活动。我说:你有人证物证没有?他没有。我说:你给我写申明书,民国十二年,我在常德当第九混成旅旅长时,你拿着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执行委员身分的名片,来找我接头,问我要10万块钱。我请你吃饭,开了旅馆,还给你5万块钱。这虽然没有收条,但是事实。你杀了这么多人,是什么党员?你给我写申明书。闹的下不了台。关向应出来调停,说夏是共产党员。另一次是在竹林关。夏曦把我和关向应的警卫员枪皆下了,还逮捕了两个警卫员,我问夏曦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的警卫员枪不下?我把身上带的一支白朗林手枪也掏出来放在桌子上,说:还有一支,你要不要?你要也不给。这是我的,我当营长时就带着它了。那时枪皆上了顶门火了,时刻准备着,一是打自己,一是打人。以后我两人一直不说话。过了几天,走大巴山时,夏才叫我:胡子,不要使气嘛!我说:使什么气,你不该这样搞嘛!以后到巴东,我对他说:我们到巴东去住一天,休息一下,睡一夜好觉再走!”

  “在行军过程中,部队减员很大,损失有1/3左右,部队从大洪山出发时有一万四五千人,到鹤峰时还剩9000人了。”

  1933年1月初,贺龙向夏曦建议召开中央分局会议。中央分局委员已被夏曦以“改组派”罪名杀得所剩无几了。这次会议只有夏曦、贺龙、关向应3个人参加。会议讨论了3个问题,一是恢复根据地和整顿红军;二是打下一个县城以便休整部队;三是停止“肃反”。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