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贺龙忆湘鄂西苏区肃反:许光达不负伤早被杀

2013年8月2日 09:1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黎白 选稿:宋晓东

  1959年至1962年,我参加编写《红二方面军战史》时,杨光华与我同在一个组,即写湘鄂西地区的编写第一组。杨光华是一组的顾问,是贺龙亲自点名邀请来的。我有很长的时间和机会与杨光华交谈,我曾问过他关于他写的那份给中央的报告。他说,洪湖突围时他与少数同志到了洞庭湖东山地区,得知洪湖苏区已被敌军完全侵占后,才去了上海,找到了中央,才写了那份报告给中央。他还说,报告中所写的一切情况,至今他都记得十分清楚,并且坚持认为夏曦的领导和“肃反”都是完全正确的,是忠实执行中央路线和国际路线的。我听后,感到十分惊讶,为什么事隔30年之后,而且中共中央早在1945年就作出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之后,特别是建国已10余年之后,杨光华却犹如“天外来人”似的,对第三次“左”倾路线的严重错误及后来中共中央的正式结论居然毫无所知呢?

  原来,杨光华到上海不久,中共中央分配他担任满洲省委书记。他到任一年以后,中共中央负责人王明乘中苏共同管理的中东铁路列车到苏联路经哈尔滨,事先秘电杨光华,令杨及其他省委领导人登车汇报工作。杨光华就与只在省委机关的几位负责人一起随王明到了莫斯科。刚下火车,王明就向到车站来迎接的苏联肃反委员会主席奥尔忠尼启则讲随自己来的几个满洲省委领导成员都是反革命。于是杨光华等当场被捕,关进苏联远东地区的“共产国际劳动营”,一下子劳改了十几年。集中营中所关押的全都是各国共产党的一些领导人,经过十几年,大部分被处决或经受不住折磨而死去,满洲省委其他几位领导人也已死去,杨光华却幸存下来,在1945年初,苏德战争紧张时期,守卫集中营的苏联红军调往战场,一些工作由犯人逐渐接办,杨光华担任了每天向犯人和附近集体农庄社员们分发饭食的管理人员,才活了下来。直到1949年至1950年,毛泽东、周恩来去苏联与斯大林会谈时,向斯大林提交了一份中共一些留在苏联的同志名单,要求苏联将他们放回中国,以便参加国内的革命和建设,名单中有杨光华,这样他才于50年代中期回到祖国。此后,杨光华住在中央组织部,并未分配工作,他本人也并未抓紧去学习和了解国内30年的变化发展及重要方针政策,对党内若干重大历史问题及中共中央的结论等等也没有学习阅读。当红二方面军战史编委会组成、贺龙建议向中央组织部借调杨光华来担任第一编写组顾问后,这时的杨光华虽然是生活在50年代,但他的思想仍一成不变地停留在30年代初期。当他在向编委会全体人员介绍当年历史情况时,确实毫无顾忌地依照他本人的记忆和认识,讲述了当时湘鄂西中央分局、省委和夏曦的领导情况,并且认为包括肃反在内的所有路线、政策都是正确的。他有着颇强的记忆力,把当年写给中央的报告中罗列的一系列反革命分子都几乎倒背如流地讲了出来。因此,引起全体与会者的愤慨,特别是引起几位在“肃反”中深受其害的原红三军干部的极大愤怒,使得杨光华不知所云,惶恐不已。从此,他表示对过去的历史都已记忆不清,闭口不谈湘鄂西地区的历史了。由此看来,他本人在肃反和被肃反的历史上也是一个悲剧。

  关于湘鄂西苏区第一次大规模“肃反”诬杀同志的严重程度,这里引用一个并不很完全的、经过慎重调查的被“肃反”诬害的领导同志的名单,以补充贺龙的谈话。

  在第一次“肃反”中被诬害的党政军主要领导干部大体上有三类:一类是创建湘鄂西根据地和红军的,包括领导和参加在湘鄂西地区举行秋收暴动的成员;另一类是曾经参加过南昌暴动、广州暴动,参加湖南湖北两省农民运动或工人运动的老党员以及党派到苏联学习后奉调回国参加苏区和红军建设工作的;再一类是曾经参加过国民党军队后来起义的,以及党派入敌军中做兵变工作后又回到根据地和红军的。他们是:湘鄂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湘鄂西省军委主席团委员、原鄂西特委副书记、红三军政治委员万涛,湘鄂西省委委员、湘鄂边特委书记周小康,湘鄂西省委委员、沔阳县委书记冯纯,湘鄂西省委委员刘蜡喜,湘鄂西省委候补委员蓝育才,湘鄂西省委候补委员、宜昌特委书记张宗理,湘鄂西省监委委员、省苏维埃副主席刘革非,湘鄂西省监委委员、党校校长、湘鄂西省苏维埃工农监察委员会副主席侯蔚文,湘鄂西省委监察委员、汉阳县委书记黄秋松,湘鄂西省总工会党团书记张昆弟,湘鄂边特委常委、湘鄂西省机关刊物《布尔什维克》编辑徐彬,《红旗》编辑毛简青,湘鄂西省委发行部长陈克昌,湘鄂西中央分局巡视员尉士均,湘鄂西省委巡视员潘家辰,湘鄂西银行行长戴补天,湘鄂西省保卫局副局长彭国才,湘鄂西省苏维埃经济部长栩栩,湘鄂西省苏维埃土地部副部长陈祖培,湘鄂西省苏维埃财政部长王恩平,湘鄂西省苏维埃司法部长朱子贞等。红军中的领导干部有:省军委委员、红三军参谋长孙德清,红三军政治部主任柳克明(即柳直荀),湘鄂西省委委员、红七师政委彭之玉,红七师政委王鹤、李剑如,参谋长赵炎,省军委委员、红七师参谋长周容光,省军委委员、红八师师长段玉林,参谋长胡慎己,政治部主任戴君实,红八师政治部主任周子服,湘鄂西省委委员、红九师政委孙子俦,参谋长张应南、胡悌,政治部主任刘鸣先、吴凤卿等。此外,还杀害了江陵、川阳、石首、天潜等十余县的县委书记、部分常委和区、乡干部,大批红三军中的团、营干部,以及很大部分基层干部。在党的湘鄂西苏区第四次代表大会上以及此前曾经批评和反对夏曦所犯错误的领导干部和大会代表,在这次“肃反”中基本上被杀完了。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