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贺龙忆湘鄂西苏区肃反:许光达不负伤早被杀

2013年8月2日 09:1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黎白 选稿:宋晓东

  贺龙回忆这段历史说:“四大开会的第一天下午和第二天,到会代表几乎一致批评夏曦,有70多人向夏曦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都是大问题,如土改侵犯中农利益,地主杀全家,富农送出苏区,发展苏区、江南失败、军队改编、处分整个红军,打老新口时遣散伤员及地方干部等等,把夏曦同志整的没有办法。下面拍桌子,夏曦在上面像死人一样。”

  “在这次大会上搬书本的有两对夫妇,一是夏曦夫妇,一是潘家辰夫妇,他们根据书本辩论很激烈。我们那时不大懂这个问题。我同下面的一些干部只是因为先是邓中夏同志来,使红军受了很大损失,现在夏曦又来整红军,有一种不相信偶像的思想。”

  “大会的第二天下午休会,关、尉到了,同一些人谈话,后来休会一天,再开会时,尉士均首先发言,他说向中央报告夏曦的问题是错误的,江南失败是段德昌的过错,九师北上是错误的,三军南下是一贯错误。尔后,关向应代表中央讲话,于是就把整个代表反对夏曦的意见压下去了。杨光华同志在关讲话后有个发言,很不好。他讲了之后就再没有多少人发言了。潘家辰夫妇有个反驳,争论激烈。潘代表着地方干部的正确意见。尉士均在这次大会上起了很坏的作用,他把正确的东西否定,帮夏曦打击地方干部,与地方干部形成一条大鸿沟。关向应同志在这次大会上是帮了教条、宗派主义的忙。他代表中央的一篇讲话有力量,压下了地方干部及潘家辰的意见。为什么关向应要起这么个作用呢?他是在反立三路线时受打击的。在立三路线时期,关是管军委的,代表国际路线的那些人曾想把他从立三那边分化出来,他一直坚持。夏曦一直抓住关这个辫子,一直抓到二、六军团会合。关对此最伤心。”

  “关向应来洪湖,中央给他的职务有三个,一是三军政委,二是分局委员,三是军委分会主席。但夏曦实际上只叫他当了三军政委。‘四大’以后,三军军部出发时叫他当政委,但不配政治机关,是光杆政委。而且就是任三军政委也还是讲了条件——以孙德清当军参谋长,才叫当的。当时孙德清已经站在夏曦那边,他当参谋长是来监视我同关的。对于不配政治机关的问题,各师(那时已成立了三个师),议论纷纷。段德昌同志在新沟咀就说:没有政治机关,我们的政委怎么工作呀!军长,你和政委以后不大好工作。我说:为什么?段说:一个是立三路线,一个是旧军人……。关向应听了此话,很不好过。”

  “四大”前后,湘鄂西苏区和红三军虽面临敌人的“围剿”,但夏曦仍进行“肃反”,并且在军事上只要部队在洪湖内部打,对此广大指战员与之进行了斗争,结果进行了分兵,导致了指挥不统一,最后失败。贺龙回忆说:“龙王集战斗是有计划出去打的。夏曦本不准出去,是经过争论之后才许去的。‘四大’前,部队情绪很坏,意见颇多,不设法打好仗,提高部队情绪更不利,所以与夏争,争取让部队出去打仗。打这一仗的部队,实有3个团(含汉川独立团)9000人。段德昌虽然名义上是个团长(取消了师,段德昌这位九师师长自然免了职)却指挥了这次胜利的战斗,先后歼敌第四师十二旅及第四十八师特务团等部,俘敌旅长张联华以下近4000人。”

  “打瓦庙集、台李庙之前,夏曦也是不许红军出去,也是争出去的。我们主张到白区去打,因为苏区没饭吃。而到襄北则是在陆地上,并且有饭吃,能集中兵力,还可发动群众,有利条件多。……瓦庙集打了一个礼拜未打下,分局还给了指责。……反四次‘围剿’期间,我带5个团在荆当远(荆门、当阳、远安)消灭了王太、崔二旦部,尔后回洪湖打新沟咀。打新沟咀时,二十六团、二十七团参加,把敌人赶到老新口,我们在这边一堵,消灭了范绍增部。当新沟咀战斗正紧张时,王一鸣跑来问我怎么办?我说坚决打!打胜了。”

  “在敌四次‘围剿’第二阶段,我们提议把主力转到外线去,逼近应城,威胁武汉,敌人一定会撤。这样不仅可开展襄北的斗争,也可巩固老区。这时,贺炳炎、宋盘铭已经在襄北组织了独立团。但夏曦不同意,他要寸土必争,要在洪湖内部打,要段德昌做碉堡。段一面做,一面笑,为此事,段还受了处分。夏曦同某些地方干部坚定在洪湖打,是一派;军队干部则坚决主张出去打。争论了四五天,结果是分兵。”

  “分兵后,留在洪湖内部的部队受了很大损失,十多个警卫团、警卫营都丢了。新沟咀战斗中,七师政委鲁易阵亡。我们到襄北后在大洪山打圈子,在一次战斗中,仓促遇上了敌五十一师,因为我带少数部队坚决抵住,收容了队伍,未受多大损失。这使参谋长唐赤英对我有了新的看法,从这以后他才开始与我合作的。他说:我过去看错了你,今天如果不是你,我们的部队就完了。”

  “与敌五十一师打了上面讲的那一仗以后,又转到襄河边接了七师,后来又会合了夏曦他们,这才知道洪湖失败了。”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