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疆小伙儿“我在上海过得很愉快”

2013年8月1日 10:3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徐泉方 选稿:贾彦

  艾合买提是我们办公室的维族员工,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做事很认真。我所在的办公室,有12名员工,维族同志正好占了一半。

  艾合买提是个快乐的人。人们每天都看见他笑呵呵的,对同事十分友好,从来也没有看到他烦恼和发脾气的时候。也难怪,他家里的活都让他漂亮的波顿(老婆)收拾得有条不紊,他回家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他的女儿,20多岁就嫁给了县上医院的一位维族医生,去年生了一个克孜(女孩),年纪不到50岁的他自然就做了爷爷。

  但是,再快乐的生活也会有个短暂的停顿。去年8月初的一天,愁云爬上了艾合买提那黝黑的脸庞——他的那个叫亚森江的儿子,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疆内任何一所高一级学校,一时又找不到好工作。

  不过,这样烦人的日子也没持续多久。去年9月初的一天,艾合买提一早来上班,脸上的笑容如花圃内绽放的格桑花那样灿烂,也如一缕明媚的阳光从乌云中喷射而出,我们的办公室一下子变得温暖明亮了起来。他给每人递上一支烟,告诉我们,他的那个小巴郎子(男孩),被上海的一个援疆培训项目录取,要到上海读3年书,学的是天然气专业,回来很派用场。“读书和生活的费用,家里一点都不用出,政府全给包了,下个星期就要坐火车去上海了!”

  艾合买提从来没有去过上海。在他眼里,上海是一个遥远而又令人向往的美丽地方。当地普通人一辈子也少有走出新疆的,就是到过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的也很少。也难怪,我们巴楚县离乌鲁木齐就要1200多公里。以前,进出新疆,汽车或者火车要经过与甘肃交界的一个叫星星峡的十分荒凉危险的地方。他们称从内地来新疆的为“口里人”。

  在纷纷向他祝贺的同时,我们问他儿子到这么远的地方去读书,他是否放心。“有什么不放心的,上海好呀,我也可以有机会到上海去看他。”

  今年元旦过后,在安排好受援地的工作后,我从巴楚回到上海休整,与家人团聚,共度春节。回家不久,我就想到要去看看在上海读书的维族同事艾合买提的儿子。

  为给那个我素未谋面的叫亚森江的小伙送什么样了礼物,全家人意见有了分歧:送钱?给吃的?最后是听取了我读大学女儿的建议:给他买双名牌球鞋!

  从艾合买提那里得到了他儿子的鞋子尺码和学校的地址后,我带着新买的43码名牌球鞋和一箱从巴楚运来的“冰糖心”苹果,找到了亚森江就读的中等专业技术学校。

  虽说正值寒假,但学校新疆部的3个班级、100多名学生仍在上课。班主任徐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待我说明来意,徐老师让凯赛尔——一位从喀什英吉沙县来的30多岁管生活的维族老师去教室把亚森江叫来。

  不一会儿,从门外来了一个瘦高个、腰有点弯的年轻小伙子。徐老师说,这就是亚森江。

  亚森江有点害羞地看着我。我把带来的礼物送给了他,并仔细询问他在这里生活上是否习惯,想不想家。

  “我们有专门的清真食堂,伙食很好。学校的老师对我们都很好,我在这里过得很愉快。”亚森江用比我还标准的普通话回答道。

  (上海援疆干部、喀什巴楚县委农村工作办公室 徐泉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