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开天辟地--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

2013年6月27日 19:25

来源:上海市党史研究室 选稿:刘亨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丁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此,中国人民找到了出路,找到了方向——创建无产阶级的政党,走十月革命的道路。经历了无效艰难曲折,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的先进分子最终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形成了具有

  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群体。而中国的工人阶级也在此时独立登上了政治舞台。建立中国若产党所必须的思想基础和阶级基础已经具备。

  只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如陈独秀、李汉俊、毛泽东等,积极酝酿成立共产党。在陈独秀的邀请下,毛泽东在湖南开展了建党工作,并且于1921年7月到上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成为党的刨建人之一。

  一、建立新民学会筹划留法勤工俭学

  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为实现救国救民的理想,在全国各地交了许多朋友,并且建立了广泛的通信联系。在这个基础上,他进一步认识到一定要有一个比较严密的组织。

  1917年冬,他和蔡和森、萧子升等发起组织新民学会。发起的根本原因是:“这时候这些人大概有一种共同的感想,就是‘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相与讨论这类问题的人,大概有十五人内外,有遇必讨论,有讨论必论及这类问题。”这种“讨论,远在民国四五两年,至民国六年之冬,乃得到一种结论,就是‘集合同志,创造新环境,为共同的活动。’于是乃有组织学会的提议,一提议就得到大家的赞同了。”这样,新民学会便于1918年4月14日成立了。

  1918年8月15日毛泽东与张昆弟、李维汉、罗学瓒、罗章龙、萧子升等24人去北京,会同蔡和森等人组织留法勤工俭学。

  1919年3月12日,因母亲病重,毛泽东回湖南,14日途经上海。15日,他在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51号,参加了寰球中国学生会组织的欢送留法青年的活动,有300多位中外来宾参加。29日又一次参加欢送第二批留法青年的活动。在上海期间,毛泽东经常到南市斜桥湖南会馆看望等待赴法的湖南青年。他勉励大家:在勤工之余要多多研究进步的思想学说,了解各国革命惰况,有选择地加以吸收,将来报效祖国为革命多作贡献。3月17日,第一批赴法青年(其中湖南籍43人)乘“幡丸”轮从杨树浦黄浦码头出发,他为大家送行。31日又送第二批青年赴法。4月6日回到长沙。

  12月,毛泽东率领驱张代表团进京,经过上海时,正逢挚友蔡和森、向警予、蔡畅在上海候船去法国,毛泽东与他们亲切晤谈话别。

  1920年5月5日,毛泽东又从北京来到上海,住在哈同路厚南里29号(今安义路63号)。5月8日,新民学会旅沪会友在上海南市半淞园开会,欢送陈赞周等6位会友赴法。11日,毛泽东到洋泾浜法国码头,同陈赞周等亲切告别。为革命活动的需要和资助有志青年去欧洲勤工俭学,毛泽东在上海找章士钊帮助。章士钊发动社会各界名流捐款,筹到2万银元。

  1921年1月初,新民学会会员在长沙举行新年会议,决定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的共同目的,以“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为达到共同目的的方法。

  新民学会的发起、成立和成长,渗透了毛泽东的心血,它从一个进步青年团体,发展成为一个革命团体,在中国历史上建立了不朽功勋。毛泽东说:“学会有七、八十名会员,其中许多人后来都成了中国共产主义和中国革命史上的有名人物。”

  二、追求真理,信仰马克思主义

  五四前后,毛泽东两次到北京,广泛接触了各种思潮。五四时期,他既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又曾一度抱着很大的热情去研究实用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他对陈独秀、李大钊非常佩服,对胡适也很尊重。他对当时的各种学说、思潮作了这样的描述:“见于教育方面,为平民教育主义。见于经济方面,为劳获平均主义。见于思想方面,为实验主义”,“在对人的方面,主张群众联合,向强权者为持续的‘忠告运动’,实行‘呼声革命,——面包的呼声,自由的呼声,平等的呼声——‘无血革命’。”

  1920年3月5日,《时事新报》和《申报》同时刊登陈独秀与毛泽东等人联名发表的《上海工读互助团募捐启》。

  1920年4月11日毛泽东离开北京前往上海,于5月5日抵沪。陈独秀这时正在上海筹建中国共产党发起组。毛泽东多次拜会陈独秀,讨论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一些问题,研究如何在湖南开展革命。后来毛泽东曾深情地回忆:这次在上海“我再次看见了陈独秀”,“他对我的影响也许超过其他任何人”。“我和陈独秀讨论我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他对于我在这方面的兴趣也是很有帮助的”。“陈独秀谈他自己的信仰的那些话,在我的一生中可能是关键性的这个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毛泽东这次到上海会见陈独秀,对他的一生来说,的确是一个“关键性的”时期,他终于确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他认真阅读了《共产党宣言》,进一步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俄国十月革命经验的理解。他认识到:在中国要取得革命胜利,必须要有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固然要有一班刻苦励志的人,尤其要有一种为大家共同信守的‘主义”’。“主义犹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

  三、确立马克思主义建党思想

  新民学会留法的13个会友,于1920年7月在蒙达尔尼开会,提出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的方针。但是对于用什么方法达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目的,发生争论。蔡和森等人主张组织共产党,走俄国人的路;另一部分会员主张“温和的革命”,用教育作为工具。为此,蔡和森两次致函毛泽东,阐述自己的观点。

  接到蔡和森的来信,毛泽东认真研究了他的意见,回了两封信。在1920年12月1日的复信中,明确表示“深情赞同”蔡和森等走俄国人的路,组织共产党,经过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从而达到改造中国社会的目的。要想“改造中国与世界”,必须走俄国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先要建立共产党,因为他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

  为了提高新民学会会员的认识,巩固学会组织,毛泽东主编了《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编写了《新民学会会务报告》。在《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的第2集里,他对《易礼容给毛泽东、彭璜》一信写了按语,指出:要从事“根本改造之计划”,就必须“确立一个改造的基础,如蔡和森所主张的共产党”。

  1920年6月,陈独秀、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陈公培等5人在上海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陈独秀寓所开会,决宠成立共产党,初步定名为社会共产党(后征求李大钊的意见,定名为“中国共产党”),并明确建立的是共产主义的政党。会议选举陈独秀为领导人(书记),中国共产党发起组正式成立。从此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了有组织、有目的、有计划的实践阶段。

  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建立后,陈独秀“预备在一年之中,于北平、汉口、长沙、广州等地成立预备性的组织,然后于第二年夏天,开各地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并且确定建党“在湖南由毛泽东同志负责”。陈独秀经常把上海发起组和

  上海机器工会的情况告诉毛泽,还给他寄去上海发起组创办的《共产党》月刊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

  毛泽东着手在长沙建党。1 920年秋天开始酝酿长沙共产党组织,11月问正式成立。主要成员有:毛泽东、何叔衡、彭璜、贺民范等人。

  四、到上海参加中共一大

  1920年夏到1921年上半年,各地共产党组织的建讧.为中国共产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作好了准备。

  1921年6月,毛泽东收到了李达、李汉俊代表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发来的,关于请派两代表到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通知。他和何叔衡于6月29日在长沙乘船前往武汉。7月上旬,从武汉抵达上海。当时参加会议的代表还未到齐,他们就抓紧时间到江浙一带探亲访友。7月中旬回上海后.与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刘仁静、周佛海、包惠僧等7人会合,以北大师生暑期旅行团的名义,在博文女校(原白尔路389号,今太仓路127号)住宿。当时正值暑假期间,该校师生都回家了,所以比较安全,而且此处离正式会场比较近,较为合适。7月23日,代表全部到齐,于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始举行。

  出席中共一大的代表共1 3人。上海的李达、李汉俊.,北京的张国焘、刘仁静,长沙的毛泽东、何叔衡.武汉的董必武、陈潭秋,济南的王尽美、邓恩明(亦名恩铭).广州的陈公博,留日小组的周佛海,陈独秀指派的代表包惠僧。代表全国党员53人。共产国际代马林和尼柯尔斯基也出席了大会。李大钊和陈独秀因故无法出席。陈独秀接到李达的信后,向大会“提出关于组织与政策的四点意见”,交陈公博携至上海。其内容为:发展和教育党员问题,执行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l'题,组织纪律问题,争取群众和夺取政权问题。

  大会正式会址是李汉俊与其兄李书城的寓所.在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兴业路76号),这是一幢一楼一底的沿街的石库门里弄房屋。中共一大的第一、二天是在博文女校举行的.代表们拟定了议事日程,听取各地党组织活动情况的报告,交流了建立党、团组织,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初步开展工人运动的经验。以后几天是在望志路106号举行的。会议的主持人是张国焘。毛泽东、周佛海担任会议记录。会议的第二天,毛泽东汇报了湖南建党建团的情况,除此之外.他“很少发言,但十分注意听取别人的发言”。长沙党组织的活动成果,受到一大代表的高度评价。李达回忆:一大代表在住所交换意见,报告各地工作的经验。当时党的工作十分重视马列主义的宣传和工人运动两项,长沙小组这两项都取得了初步成绩,从当时各地党组织的具体情况来看,长沙的党组织是比较统一和整齐的。

  在大会讨论劳动运动时,从事实际工作注重国际工运理论研究的同志对在工人群众中组织职业联合还是组织产业联合发生了争论。毛泽东和包惠僧等认为“我们劳动运动的总方针应该是把整个工人阶级团结起来,组织起来”。

  马林和尼柯尔斯基出席了第一次会议,马林作了报告,尼柯尔斯基向大家介绍了共产国际远东局的情况和俄国革命的情况。大会曾休会两天,推选出一个起草纲领和工作计划的委员会,在以后几天晚上的会议上,曾讨论和研究了党的纲领问题。

  7月30日晚继续举行会议时,一个陌生人从后门进入会场,后扬长而去①,马林要求立即停止会议。他们走了仅一刻多钟,法租界巡捕房派了9个人前来搜查。当时.李汉俊和陈公博未离开,尚在楼上闲谈。巡捕和侦探对房内进行严密的搜查.足足骚扰了两小时,最后怏怏然离去。

  8月5日清晨,除陈公博、李汉俊外,代表们乘火车到嘉兴,在城内旅馆略事休息后,在南湖的游船中继续开会一天后返沪。大会通过了党的纲领和工作任务的决议,选举了中央领导机构人员,大会胜利闭幕。陈独秀被选为中央局书记,李达被选为宣传主任,张国焘被选为组织主任。

  这次大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共15条。

  党的一大正式宣告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从此,在中国出现了一个完全新式的,以共产义为最终目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南的、统一的无产阶级的政党。

  在大会期间,毛泽东住在博文女校的一间房内,“经常走走想想,搔首寻思,他苦心思索竞到这样的地步:同志们经过窗前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都不曾看到。”

  8月中旬,毛泽东回到长沙。10月10日,湖南省的共产党支部正式成立,毛泽东被选为书记。成员有何叔衡、易礼容等人。

  从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树立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到上海参加中共一大,毛泽东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一直在奋斗,在无私奉献。从参与建党,到成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到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上海留下了伟人深深的足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