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抗战胜利后宋庆龄在上海

2013年6月27日 09:34

来源:上海档案信息网 作者:朱少伟 选稿:屠佳时

宋庆龄用英文签名的音乐剧《孟姜女》英文说明书

  抗战胜利后,宋庆龄由重庆回到上海,继续担任中国福利基金会主席,从各方面竭诚支援解放区。与此同时,她也在申城热忱关怀文化界进步人士,积极筹款赈灾,尽力救济贫困儿童。

  在宋庆龄诞辰120周年纪念之际,我们一起来回顾宋庆龄在上海的那段历史。

  壹 为文化团体募集基金

  宋庆龄一直把文化界进步人士视为“国之精华”,一再给予他们“雪中送炭”的帮助,在此试举数例。

  1946年2月上旬,中国歌舞剧社社长袁励康因音乐剧《孟姜女》演出时遭国民党特工人员刁难,请求宋庆龄施以援手。3月2日,宋庆龄写信给袁励康,决定亲自主持《孟姜女》义演,募集文化福利基金,接济那些贫病交迫的作家、艺术家。《孟姜女》又名《万里长城》,编剧为贺一青(姜椿芳),作曲和导演为阿龙·阿甫夏洛穆夫,由中国歌舞剧社创作、演出。筹备义演期间,宋庆龄多次去上海兰心大戏院观看排练,勉励演员。3月10日晚,中国福利基金会与中国歌舞剧社共同出面,在上海大美电台为《孟姜女》义演作宣传。3月27日,宋庆龄专门抽空观看首场演出,出席者还有宋美龄、孔祥熙和在沪美军高级将领、苏联武官及各界名流,社会影响很大。连续两天的义演共筹集文化福利基金约8000美元,所得款项分别交给中华全国文艺协会、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中华全国音乐协会、中华全国漫画协会、中外文艺联络社、上海杂志联谊会、上海剧人福利会等团体。义演结束后,中国福利基金会向所有参与人员赠送《孟姜女》演出纪念章和宋庆龄用英文签名的《万里长城》英文说明书。在给中国歌舞剧社社长的英文说明书上,宋庆龄还特意用英文写着“给袁励康先生”。

  1947年秋,文化界进步人士同黑暗统治抗争,开展自救活动。宋庆龄、许广平、廖梦醒经商量,决定由中国福利基金会出面,举办中秋游园会,筹集医药救济基金。在中共地下党组织配合下,中秋游园会的筹备得到有力支持,许多知名人士踊跃响应,如郭沫若、茅盾、柳亚子、熊佛西、田汉、洪深、叶圣陶、郑振铎、梅兰芳、周信芳、俞振飞等写字作画,邵克萍作木刻和石章,许广平捐献一部皮面烫金的《鲁迅全集》初版特藏纪念本用于义卖;京剧界的王富英、高百岁、金素琴,昆剧界的张元和、汪一鹳,越剧界的尹桂芳、徐天虹、袁雪芬,淮剧界的筱文艳、何叫天,音乐舞蹈界的欧阳敬如、黎苹,话剧界的耿震等参加义演;美术界的丁聪、张光宇,负责会场和舞台设计;金焰、赵丹、石挥、白杨、舒绣文、秦怡、黄宗英、周璇、胡蝶、上官云珠、欧阳予倩等著名演员,承担服务工作。10月1日,中秋游园会在上海陆家路中央银行俱乐部(今淮海西路338号)举行,宋庆龄准时莅临,并捐赠孙中山的遗物团扇、通心古瓶和英文版《建国方略》等,还应来宾之请募捐签名;郭沫若夫妇、柳亚子夫妇、茅盾夫妇、许广平等都出席,到场者多达四五千人。活动通过义演、义卖,共筹集3.97亿元法币(约折合4000美元),全部交给各文化团体。1948年下半年,按宋庆龄指示,中国福利基金会将争取到的7500美元赠款作为翻译西方名著的基金,邀叶圣陶、郑振铎、许广平、冯亦代、陈白尘、洪深、钱钟书、王辛笛、徐调孚等组成翻译委员会制订翻译计划,楼适夷、杨起森、孙用、彭慧、楚图南、陈翰伯、冯宾符、蒋天佑等都确定各自译著的书目并获预付半数稿费。

  正因如此,中华全国文艺协会曾在沪以“推诚致敬”为题,用签名册形式(郭绍虞、叶圣陶、冯雪峰、黄佐临、郑振铎、夏衍等80多位作家、艺术家、学者签名)向宋庆龄致谢:“您主持中国福利基金会,花费了许多心力,济助文化界的朋友,精神上感到的兴奋与慰藉是无比的。大家将更坚强的守住各自的岗位,为当前的和平民主运动努力。”

  贰 为赈灾筹备足球义赛

  1946年春,湖南灾情严重,宋庆龄很焦虑。她决定为赈灾筹备足球义赛,并邀“亚洲球王”李惠堂从香港带队来沪。李惠堂接到宋庆龄的信,召集香港几个足球强队合组“华南队”,成员中有李国琪、侯榕生、谢锦洪、郭英麒、梁荣照、卓石金等名将。7月17日傍晚,他带这支足球劲旅乘机抵沪,入住扬子饭店。中国福利基金会作为足球义赛主办方,第二天下午在国际饭店举行欢迎会,向申城体育界和新闻界介绍“华南队”。李惠堂说:“此次承孙夫人之邀,来沪举行义赛,得与旧雨新知晤聚一堂,曷胜欣幸。”随后,李惠堂几次率队员到上海逸园球场训练,上海“东华队”“西联队”“犹太队”等足球队骨干都曾前往切磋球技。

  然而,国民党当局认定这场足球义赛是支援解放区,竭力加以阻挠。在“华南队”抵沪不久,便以上海市体育协会名义致函表示:“球赛季节已过,不适合再举行比赛;即使举行比赛,也应由上海体协主办。”实际上,此时申城仍有其他足球赛事,季节并不是问题;要害在于后,就是希望控制并利用该项活动。因而,上海英文报纸《大陆报》发表评论,一针见血地指出:“政治干涉到体育上来了,这是在世界各国找不到先例的。”上海各界对此强烈不满,纷纷通过各种形式抗议。7月20日,宋庆龄召开中国福利基金会会议,商定再次向上海体协提出足球义赛的申请。身兼上海体协会长的国民党要员吴绍澍因社会舆论的压力,不得不在亚尔培路(今陕西南路)该会会所(后改建为卢湾体育馆)举行临时理事会,假惺惺地对足球义赛“破例接受”,又规定“交足球委员会积极筹备”;接着,上海体协足委会于7月23日在申城主要媒体公布:7月25至8月1日,“华南队”将与上海“西联队”“东华队”“青白队”各赛一场,并提高球赛票价,只出售4000元和8000元法币两种门票。

  宋庆龄十分气愤,不想让阴谋得逞,她7月24日会见李惠堂时表态:“你们是我请来的,不让我给你们比赛,那送你们回去,是我的责任。”李惠堂当晚向申城新闻界发表谈话申明:“本人率队来沪,乃团体行动,非私人行动也,一切听诸福利会。”7月28日中午,李惠堂带“华南队”搭乘美国邮轮离沪返港。就这样,在国民党当局无理干涉下,人们翘首以待的赛事中途夭折。

  叁为贫民区建立儿童福利站

  当年上海的贫民区,无数孩子在苦难中挣扎,他们或食不果腹,或体质虚弱,或一字不识。这种悲惨状况,宋庆龄看在眼中,痛在心里。她经过反复考虑,决定想办法建立一些面向贫困儿童的文化福利机构。

  1946年10月,中国福利基金会开始在沪西、沪东、虹口的贫民区建立儿童福利站,它们融教育、保健、救济工作为一体,内设识字班、图书室、保健室和营养站,旨在救助贫困儿童、培育未来新人。

  其中,第一儿童福利站设于沪西胶州路725号晋元小学,第二儿童福利站设于沪东许昌路811号通北公园,第三儿童福利站设于虹口乍浦路245号昆山花园,它们接受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工作组直接领导。宋庆龄非常重视儿童福利站的工作,曾亲临检查、指导,并辅导年仅7岁的吴方小朋友看书识字。她在对外宣传画册《上海儿童工作组》卷首语中写道:“我们的三所儿童福利站就成为它们附近居民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不管他们遭遇个人的疾病或火灾的祸害,想读书或做一个舞台演员,无论他有怎样的要求,他们知道他们都会从福利站方面得到同情合作和可能的解决办法。”为保障儿童福利站等机构的维持经费,中国福利基金会先后筹办三次儿童福利舞会;宋庆龄曾邀外国使节和夫人作为共同主办人,扩大社会影响。活动通过发售舞票、餐饮服务、印发专刊、登载广告、接受捐献等方式,募集了许多资金。

  不到3年,在儿童福利站得到免费识字教育、医疗和免费配给营养品的贫困儿童已达数万人次。

  肆为保障救助创办“三毛乐园会”

  随着局势动荡,中国福利基金会的海外经济援助大部分被阻断,而社会上贫困儿童越来越多,宋庆龄十分着急。为较稳定地解决救助贫困儿童的经费来源,她设想运用“三毛”的影响力创办“三毛乐园会”:凡能每月捐赠3银元(一个孩子每月基本生活费)救助一名贫困儿童,可成为“三毛乐园会”会员;每月能出资救助5名贫困儿童,可成为荣誉会员,所有愿出钱捐物者都是“三毛”之友。

  那时,张乐平自1947年6月开始在上海《大公报》登载的连环漫画《三毛流浪记》极受欢迎,这部“中国式的《苦儿流浪记》”是对黑暗社会的血泪控诉,其中流浪儿童形象“三毛”家喻户晓,并产生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常有读者写信、汇款、寄衣物到编辑部,希望通过报馆去救济贫困儿童。1948年10月,昆仑影业公司在沪将《三毛流浪记》改编成电影(阳翰笙编剧,赵明、严恭导演,王龙基主演),该片调集了上海大部分影星,他们都心甘情愿为一个无名的小演员做配角。因而,宋庆龄以“三毛乐园会”来推动各界关注贫困儿童,堪称创举,也切实可行。

  1949年1月下旬,宋庆龄委托冯亦代和夫人郑安娜出面,诚邀张乐平在上海赛维纳西菜社见面,请他一起举办“三毛原作展览会”,为筹备“三毛乐园会”开展宣传、筹措资金。张乐平闻讯马上应承,正在病中的他仅隔数日就拿出方案。宋庆龄看后挺满意,马上答复在嘉兴疗养的张乐平;他为了准备,迅速来沪,在一个月内赶画30幅“三毛”水彩画供展览会义卖。宋庆龄通过报刊公布创办“三毛乐园会”的宗旨及章程。3月底,“三毛原作展览会”在外滩汇丰银行(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礼堂预展,邀请相关人士参观。宋庆龄热情地把张乐平请到身边,以地道的上海话交谈,并赞许:“张先生为流浪儿童做了件大好事,真该谢谢您,全国的三毛不会忘记您!”宋庆龄又用流利的英语把张乐平介绍给来宾;当外国朋友向张乐平发出提问,宋庆龄亲自翻译,使他渐渐消除拘谨。这天,有位苏联驻沪记者因深受感动,当场要求以800美元买下一幅《苦三毛拉黄包车》。

  4月4日,“三毛原作展览会”在上海大新公司(今上海第一百货商店)4楼展出,宋庆龄亲自莅临。20多家上海民营广播电台都推出特别节目,用国语、沪语和粤语播出展览会实况。第三儿童福利站派出几个“小先生”作为“三毛乐园会”志愿者,维持秩序、收门票,请参观者留言。展览会展出《三毛从军记》《三毛流浪记》原作300多幅,它们深深吸引了大家;那些用于义卖的“三毛”水彩画,以及张乐平精心设计的“三毛乐园会”纪念章和作者亲笔签名的《三毛流浪记》单行本,都被踊跃认购。展览会为期6天,观众如潮。第一天参观者就近2万人,并有40多人捐款加入“三毛乐园会”。展览会共筹得3206银元,收到一批书籍、文具、衣服、药物,成果丰硕。

  活动结束后,宋庆龄特意致函张乐平,祝贺他的作品展获得成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