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世博会(浦西)展区范围内几条马路[图]

2013年6月26日 14:56

来源:上海档案信息网 作者:彤云 选稿:顾卓丹

  浦西2010年上海世博会规划展区范围内,原是一个中国人自己建造的近代滨江工业带,建有江南制造局、南市发电厂、内地自来水厂、求新造船厂等厂。它的附近还有当年著名的上海南火车站、大同大学等机构与设施。如今,许多地方已淹没在历史烟云中了,而这届世博会上,规划总建筑面积约200万平方米,展馆总建筑面积约85万平方米,计划把占50万平方米左右的一些旧厂房改建成展馆和公共活动设施,保留工业遗址,让“历史与未来和谐”。我们以该区域内几条马路为线索,介绍一下这块滨江及附近区域变迁发展的来龙去脉。
  
  

  
  浦西世博园区模型

  1、中山南路
  
  中山南路是条弧形马路,自国货路向西迄今西藏南路,与中山南一路相连;向北迄东门路,与中山东二路衔接。
  
  19世纪末,十六铺至南码头一带,码头密密麻麻,每当轮船到港,沿江上万的“萝夫”、“扛夫”黑压压的一大片,百货山积,于是商贾云集,货栈、钱庄、饭店、集市应运而生,形成了王家码头街、豆市街、花衣街、蔑竹路、猪作弄、会馆弄、咸瓜街、南仓街等各条街巷,但大多是窄街小巷,很不适应货物运输的需要,于是1896年,上海南市马路工程局在南市沿黄浦滩筑华界第一条近代道路,自方浜口至陆家浜口,称外马路。后随黄浦滩地日涨,1906年,又在外涨滩地上筑成新外马路(今外马路),原外马路改称里马路。数十年来该路不断拓宽整修,1946年,改名中山南路。
  
  当时中山南路的西南部今西藏南路与海潮路之间多为陈旧的民房,到20世纪70年代拆房辟通道路,后又多次拓宽才形成今日的局面。这一带因为工业的发展出现了不少同乡会馆,但只有三山会馆保存至今。1987年拓展中山南路时,市政府拨专款将近海潮路的“三山会馆”向南移位20余米,按原貌重建。现址中山南路1551号。
  
  会馆1909年由旅沪福建水果商集资筹建,占地3亩,有殿堂,供奉着福建沿海崇祀的航运守护神天后,还有戏台和东西看台,雕梁画栋,非常美观。因福州城内有三座山,于山、乌石山、越王山,所以取名三山会馆。1927年3月21日,由华商电气公司、江南造船所工人等组成的沪南工人纠察队,在王若飞、徐梅坤等领导下,向南市警察署、高昌庙兵工厂、五省联军驻沪司令部等地发起进攻,取得了南市起义的胜利。沪南工人纠察队总指挥部就设在三山会馆,周恩来参加了成立大会。
  

  
  
  20世纪30年代的里马路
  

  
  1927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时工人在南市集会情景
  

  
  中山南路上的三山会馆

  

  
  今中山南路上正在建造中的世博会展馆

  
  2、制造局路、高雄路
  
  高雄路原名高昌庙路,又叫兵工厂路,和制造局路一样,均以江南机器制造局得名。1865年6月,李鸿章用4万两白银买下了美商弗尔士开设的“旗记铁厂”,再加上两个洋炮局以及容闳从美国购得的机器,成立了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江南制造局最初是在今天虹口的九龙路溧阳路一带。1867年,迁到上海县高昌乡高昌庙旁。高昌庙在明代就已有了,据说在上海县城南陈家桥和它南面二里处黄浦江的西岸曾有旧新两座高昌庙,清时,老庙毁损,1866年,在老庙所在位置,女尼顺贤新建一座临济宗寺庙,仍以高昌庙名。江南机器制造总局迁来时,那里临近宽阔的江面,地域辽阔,一大批与制造军火相关的各种工厂和设施,如汽锅炉厂、机器厂、洋枪厂、熟铁厂、木工厂、火箭厂、轮船厂、船坞、码头等相继建立起来。两年后又增建炮厂和一个新的枪厂。到1874年,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又在龙华设立江南制造分局,建立了火药厂和枪子弹厂等。
  

  
  李鸿章

  
  
  江南制造局的大门
  

  

  
  江南制造局厂房

  1905年.造船厂从江南制造总局中分离,改名江南船坞,由清海军部领导。辛亥革命后,沪军都督陈其美派人接管,改名为海军江南造船所。1927年,江南造船所划归国民政府海军部管辖。1937年“八一三”事变以后被日军侵占,改名为“朝日工作部江南工场”。抗战胜利后,由国民党政府接管经营。1953年,被命名为江南造船厂。
  

  

  
  江南造船厂的船坞
  

  江南制造局促进了高昌庙地区由农村向城区的转化,清末民初,局门外的东、北和东南逐渐形成了一个2000多户居民的高昌庙市镇。
  
  在制造局周围相继辟建了一些马路。最早的就是今制造局路。当年上海境内浜河纵横,从西而来穿城而过的肇家浜在接陆家浜转弯处有一座斜桥。1891年,由斜桥经徽宁会馆、骑兵营,转东南抵制造局建造了斜桥南路,即今制造局路,后为了连接分厂,又造了自制造局经外日晖桥至龙华镇的龙华路。1908年,沿高昌庙市和江边高昌庙渡口,辟建江边路。1914年,筑高昌庙路,又叫兵工厂路,即今高雄路,此后又在它的西面和南面稍远处筑了局门路、瞿真人路(今瞿溪路),组成了以制造局为中心的马路交通网。
  
  除了江南制造局外,这一带最知名的建筑当然是高昌庙。1879年,因局址扩充,制造局总办李兴锐将高昌庙迁移至制造局的西北。1889年,女尼另在对面建庙,称“老高昌庙”。制造局修建的庙便称为“新高昌庙”。两庙皆位于今制造局路、龙华东路、高雄路交汇处。辛亥革命时新高昌庙毁于战火。新中国成立后,因年久失修、女尼离散,位于制造局路749号的老高昌庙改为公益塑料厂。
  
  

  

  
  制造局西北面的新高昌庙

  江南造船厂地区,作为中国现代民族工业的发源地将改建为江南公园,部分厂房将改建为世界博物博览馆和企业馆。其中江南造船厂内的翻译馆和将军楼等2万平方米建筑,将全部予以保护和保留,江南造船厂的船坞会成为演出场所,世博会后将成为博物馆。原3号码头也将与原南市自来水厂和南市发电厂的1号码头等一起改造后投入使用,让人们可从水路游览世博园区。
  
  

  
  
  高雄路已变成世博会配套设施场所
  

  

  
  今制造局路高雄路龙华东路交汇处

  3、机厂路
  
  机厂路属于董家渡地区,在外马路沪军营路附近,它原名机厂街,它的附近有两家著名的企业,如今也列入世界博览会的范围。
  
  公董局自来水厂
  
  1879年(光绪五年)公共租界酝酿组织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法租界公董局的董事会得讯后,两次派人前往联系,要求英商在英租界建设自来水的同时,协助法公董局在法租界同时敷设干管供应自来水,两租界达成了排管供水协议。1883年英商杨树浦水厂出水后,法租界的用水,一直都由其供应。但是为使自己用户的供水得到保证,杨树浦水厂每天只向法租界定时供水两次,这使得法租界居民怨气丛生。于是1895年7月,法公董局以白银9968两购得上海县董家渡土地约77亩拟建水厂,遭到清政府反对,因为董家渡是华界地面。1897年,法总领事白藻泰上任后,采取强硬措施,先占住建厂基地然后再与上海道交涉,上海道被迫让步并发给执契,同意水厂的输水干管穿越华界沿河马路通到法租界。
  
  经过4年建造,1902年1月11日,设在机厂街南首浦江畔的法租界董家渡水厂终于竣工,用蒸汽机自黄浦江中吸水而贮于浑水蓄水池,1支出厂管接至新开河水塔,向法租界供水。当日,厂内张灯结彩,非常热闹。法国驻上海总领事赖塔尔、公董局总董勃昌纳和上海道台袁树勋都前往参加了水厂启用仪式。公董局还越界筑了一条通达码头的路,起名白藻泰路,就是今机厂路。但水厂因经营不善,公董局认为维持和发展水厂都需要很大成本,于是1908年租让给法商电车电灯公司经营。这以后近50年的时间里,它就一直被称为“法电董家渡水厂”。1909年在今重庆南路修建第二号钢水塔1座。抗日战争期间,是上海唯一受到日本庇护维持不变的水厂。抗战胜利后,仍准予继续经营。解放后1953年11月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收归公营。1955年4月,改名为沪南水厂。1956年,与该厂南部隔了相当距离的上海内地自来水公司合并成为南市水厂,被称为北部车间”。
  

  

  
  1902年竣工的法租界董家渡水厂的水塔
  

  求新制造机器轮船厂
  
  朱志尧(1863~1955年)出身沙船世家,光绪初年,朱家已有30多艘沙船,但家道中落,和兄弟进入招商局当上了“江天轮”和“江裕轮”的坐舱。1902年,朱志尧筹资4万元,向世交好友、姻亲沈志贤租用沪军营路机厂街21号(今机厂路132号)沿黄浦江滩地40亩,购置机器,建造了求新制造机器轮船厂。求新厂初建时,有4个工场,工人百余名,1904年正式开张。起初,只能从事轮船修理、机械配件制造等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业务,次年即增建浅水船坞,之后各类机器船舶的修理与定制、桥梁等市政公用设施修建业务,源源不断。上海内地自来水公司,需要1台大型卧式蒸汽动力水泵,每分钟可供水28750磅,使得日供水量能满足当时上海全市30万人日用水量的6倍。那时,就是一般水泵也都是由国外专门厂家制造的,时兼内地自来水公司经理的李平书,不愿利益外流,经与朱志尧协商后,毅然决定向求新订制,不到4个月就制成。试机时,许多外国工程师纷纷至该厂观看,个个赞赏不止,无不承认:“工料精良,机心灵巧,与西制不相上下。”该厂先后为南通张謇的大达轮船公司制造了“大新”号客货轮,为英商马立斯轮船公司制造“新泰”号钢板快轮,为江南制造局、厚华洋行等建造浮码头和铁码头。1909年成功仿造了煤气内燃机,次年又造出新式火油内燃机,还用作轮船动力造出内燃机轮船,这些技术,当时在国内都是首次运用。1910年,工场发展到9个,职工增至500多人,还建成1座船坞。1914年6月,在北洋政府农商部为参加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举行预展中,求新厂的“飞虹号”渡轮模型和如意牌火油内燃机被评为头等奖送展,后内燃机获得头等奖。
  

  
  
  求新制造机器轮船厂创办人朱志尧
  位于南码头的求新制造机器轮船厂全景
  

  

  
  求新造船厂厂房

  
  求新厂还制造了大量的农业机械、农产品加工机械和其他各种机械与市政公用设备,承接了大批公共工程,包括上海南市救火联合会钟楼、上海外白渡桥及江浙两省铁路公司的38座桥梁等等。为此,求新被人们视为中国机器工业之巨擎,朱志尧本人也被上海机器公会同仁举为会长、名誉会长。辛亥光复以后,沪军都督府一度任命他为新接收的江南船坞经理。他还参与创办华商电气公司、上海内地自来水厂、华商电气公司等的创设。
  
  1914年,欧洲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重工业求新厂用的钢材历来依赖国外进口,受到沉重打击。1919年改为“中法合办”,易名中法求新机器制造轮船厂,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法商独资企业。1943年日本海军部令三菱公司接管工厂。而求新的创办者朱氏家族原还拥有其他企业,在董家渡、淡井庙东南即今绍兴路5号都有豪宅,自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除租界中的部分房地产外,其余尽陷敌手,朱志尧家庭生活极度困难,后来更沦落到变卖字画古董度日。
  
  

  

  
  南市火钟楼

  
  日本投降后,法国人再度接收求新机器制造轮船厂,此时,该厂已丧失造船及造机能力,只能修船和加工一些机器零件。1952年初,人民政府接租求新厂,后完全归属船舶工业局领导。如今按照规划,东起南浦大桥西至卢浦大桥滨江岸线,原求新造船厂将和江南造船厂、南市自来水厂、南市发电厂、水门原址共同打造一个江南广场及其滨江绿地带,求新船厂办公楼也将修缮保留。
  
  

  

  
  世博会江南广场及其滨江绿地带效果图

  4、西藏南路
  
  西藏南路的北段原为上海县城西侧的一条小河,名为周泾,该河南段在老西门附近与东西向的肇嘉浜(今复兴东路)相通,北段在今大世界处与东西向的洋泾浜(今延安东路)相通,19世纪后期是上海法租界的西部界限。1900年法租界越过周泾向西扩展。1908年,上海法租界公董局填埋周泾,修筑成宽阔的马路,即今延安路至复兴东路段,以法领事名命名敏体尼荫路。1945年改名西藏南路。而复兴东路至陆家浜路之间当时大都是棚户简屋,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拆除旧房打通道路。
  
  

  
  清代老西门
  

  

  
  通电车后的老西门

  
  西藏南路南段前身是新肇周路和三门峡路。新肇周路北起今斜土东路,南至今高雄路,1931年填南周泾河道而建。当年新肇周路的北端临近今徐家汇路、斜桥一带,都是农田和荒地,多坟墓,近代以后因为工业发展,沿路出现了大量旧式里弄住宅和简屋棚屋,工厂与居民住地相混杂,学校也较多。抗战期间,沿途成为废墟,1967年拓建。三门峡路原名三官堂路,北起大林路,南至徽宁路,1956年拓建至斜土东路,于是两路南北连成一线。1985年,西藏南路从复兴东路辟通到陆家浜路,连接三门峡路和新肇周路至江边码头轮渡站,成为南北向干道之一。1995年,新肇周路,三门峡路和附近的小路西林路合并为今西藏南路。
  
  这一带,居住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产业工人及其家属,小贩等。在今西藏南路、瞿溪路交界处,有被称为“六十间”的棚户区,即为当年制造局苏北籍工人的居住地。现在西藏南路的中山南路南段区域作为世博会的配套设施,正在紧张的施工之中,其顶端已建成供世博会专用的隧道。
  
  

  
  
  今西藏南路附近世博会展馆工地
  

  

  
  今西藏南路隧道

  
  5、南车站路
  
  1906年,浙江、江苏两省商民分别组成商办铁路有限公司,承建沪杭甬铁路,并在上海旧城之南建造沪杭铁路的客货始发火车站。该站大门南临车站前路,后门朝北靠车站后路(今瞿溪路),东端跨越今南车站路,西面贴近今西藏南路,有3幢楼房、3座月台,1座天桥横跨三山会馆和后来的大同大学之间。1908年4月,车站落成,首次开行上海至松江的客车。当时每逢春季龙华寺庙会期间,加开龙华专车,从老城厢去龙华寺参加庙会的人,是该站的主要客流。
  
  不久为了沟通南火车站与县城之间的交通,在陆家浜路和安澜路之间筑了一条街,定名黄家阙路,大林路以南段人称大新街,1909年人们发现公共租界有一条新马路叫“大新路”(今天的湖北路),为了避免重复,取谐音改名为“大兴街”。同年从利涉桥北堍大兴街南端至沪杭火车站辟筑一条石砂马路,以南火车站命名,习称车站路。这样,通过大兴街——南车站路,上海县城与火车站之间的交通便捷起来。由于车站码头向来是假冒、滑头生意最猖獗的地方,大兴街就在南火车站与县城相通的必经之路上,城里去赶火车往往慌不择货,车站下客的客人又人生地不熟,最容易上当受骗。于是大兴街就成了滑头商贩们弄虚做假、坑蒙拐骗的集中场所,大兴街上的商品“大兴货”也成了假冒伪劣商品的代名词。
  
  由于南北两个车站分别位于城市南北两侧,有所不便,于是在1916年,在城市西侧修建了沪杭甬铁路与沪宁铁路的连接线(沪新铁路),上海北站成为铁路沪宁、沪杭甬两路总站,而沪杭铁路上海站改名上海南站。
  
  

  
  上海南站

  
  沪杭铁路南站

  

  
  沪杭铁路南站月台

  
  “八一三”以后,北站处于战区,交通完全断绝,南站就成了陆路交通的唯一出口。当时上海及其附近的难民蜂拥而至,争相出逃,南站拥挤不堪。1937年8月28日,第1批4架日机首先向南站投弹炸死难民500多人,不一会,又有8架日机飞抵南站上空投弹,车站天桥、月台、铁轨被炸得稀烂,炸死候车妇孺200多名,地上满是焦黑残缺的尸体,上面还压着铅皮和木板。日机投掷的燃烧弹使车站及站外的外揭旗和郑家桥燃起大火,惨似人间地狱。当时任美国米高梅公司《今日新闻》电影摄影师王小亭正在黄浦江旁的巴特菲尔德大楼上,王小亭回忆道,“铁轨上、月台上到处是炸死炸伤的人,断肢残体处处皆是,只是由于工作,才使我忘了所看到的东西。我停步装上片子,看到脚上的鞋子已满帮是血。我穿过铁轨,以燃烧着的天桥作背景拍了好几张全景,这时,看见一个男子从轨道上抱起一个幼孩,把他放在月台上后,又回去抱另一个受重伤的孩子。孩子的母亲已经死在铁轨上。我在拍摄这幅悲惨的情景时,听到有架飞机又飞回来了。我迅速对着那个孩子拍完了剩下的几呎胶片,然后向孩子跑去,想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但孩子的父亲回来了。”之后一张题为《上海南站日军空袭下的儿童》的照片震惊了全世界。这次轰炸后,南站主要楼房及行车设备均被炸毁,运输被迫中断。上海沦陷后,日军又将南站铁路全部拆除,至此沪杭铁路上海南站不复存在。只留下了南车站路、车站东路、车站前路、车站中路、车站后路、车站支路等几条路名。
  
  

  

  
  1937年,一张题为《上海南站日军空袭下的儿童》)

  
  在南车站沿路历史上曾经有上海华商电气公司、三友实业社、家庭工作社、大同大学等几个著名的机构与工厂。
  
  上海华商电气公司
  
  1897年,上海南市马路工程善后局在十六铺老太平码头(现老太平弄路)选中空地一块,江海关道蔡钧和上海县令黄承瑄从道库中拨银4000两,向沪北英商怡和洋行租借蒸汽发电机1台,还聘请了该行经理大罗帮助操办,经过数月时间建起1所小型发电厂,后定名为南市电灯厂。
  
  除夕日(1898年1月21日)傍晚建成试灯,上海县令黄爱棠率官员亲临观看。第二天,《申报》盛赞:“日落崦嵫(山名),电光大放,九衢四达,几疑郎月高悬。”
  
  起初电力甚微,送电只及于电灯厂附近几条马路,随着供电能力扩大,南市的夜晚不再昏黑一片了。1906年上海城厢内外总工程局总董李平书等人发起成立商办内地电灯公司,将该厂接归商办。第二年,在十六铺里街紫霞殿(现紫霞路)兴建的新发电厂。1911年由李平书推荐,陆伯鸿接办濒临倒闭的上海内地电灯公司,由于管理有方,扭亏为盈。1912年2月恰逢上海拆除城墙改筑马路——法华民国路(今人民路)和中华路,陆伯鸿投资在南车站路创办上海华商电车有限公司,1913年第一条自小东门至高昌庙(今高雄路)的有轨电车线路通车,1915年小东门-民国路-西门的3路电车通车。1916年小东门-中华路-西门的2路电车通车。1918年高昌庙-老西门的4路电车开通。陆伯鸿在华商电车公司的每辆电车车头上安装“绿、白、红”3种颜色的电灯,同自己的姓名谐音(吴语发音),因此招徕了很多乘客。
  

  
  上海城厢内外总工程局总董李平书

  
  
  上海华商电车有限公司创办人陆伯鸿
  

  
  
  上海内地电灯公司办公大楼
  

  
  上海内地电灯公司车间

  

  
  20世纪20年代华商电车行驶在老西门的情况

  
  1917年初,身兼电灯、电车两家公司总经理的陆伯鸿,为方便经营管理,提出车、灯合并的建议。1918年2月,上海内地电灯有限公司与上海华商电车有限公司合并改组为上海华商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设在今南车站路564号,占地面积17767平方米。创建时,公司专营区域仅限沪南区,后来华电成为了上海最大的民族电力工业企业,还向徐家汇天主堂区、浦东和兴钢铁厂、漕泾区、法华区部分地区供电,1935年5月在半淞园黄浦江边(今南市发电厂址)建造新厂,后因“八一三”事变而中止。11月9日南市失守,不久,公司被日军侵占。12月30日,总经理陆伯鸿遇刺身亡,公司停业,后被日军改名为“华中水电公司南市分公司”。抗战胜利后,华商电气公司发还原主经营,但因遭日军严重破坏,无力恢复发电,只得向上海电力公司购电转供。1949年初方恢复发电,1955年1月1日转合营为国营,成立上海南市发电厂。厂址为花园港路4号。
  
  

  

  
  20世纪20年代华商电车公司与其附设的南市电厂

  如今,南市发电厂土地已经纳入上海世博园区,部分厂房仍将保留,改建为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其中主厂房将改造为世博会主题馆之一的未来探索馆,而电厂烟囱将改造为“世博和谐塔”。
  

  
  
  今南市电厂的烟囱

  

  
  世博和谐塔

  
  三友实业社
  
  陈万运,又名陈曼云,浙江慈溪人。辛亥革命前夕,关心国事的陈万运萌发了走实业救国道路的意念。他发现当时西方列强大肆对中国商品倾销,洋烛取代了中国老式的油盏灯和土蜡烛,而洋烛烛芯一直由日商经销,尽管要价高,仍供不应求。于是陈邀请在上海高裕兴蜡烛店当学徒的沈九成和在乾新祥烟纸店工作的沈启涌倾其所有,集资450元,在四川北路横浜桥南堍士庆路鼎兴里租借5间小屋,取名“三友实业社”,购来10台手摇烛芯车,开始制造“金星”牌洋烛烛芯。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货烛芯供应中断,日商借此抬高售价,英美厂商不得不向“三友”订货,这样,金星牌烛芯逐步将日货烛芯挤出中国市场。1915年扩建成厂房,工人增至百余人,1917年,在杨树浦引翔港购地30亩,建造规模较大的生产总厂,生产“三角”牌毛巾,与西邻日商东华毛巾厂生产的“铁锚”牌毛巾抗衡。1919年,又在川沙设立工场,添置木机百余台,聘请了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郑祖廉任第一任厂长。他们把生纱漂白改为熟纱漂白,使毛巾的吸水、手感、白度、纱支脱脂提高到一个新水平,迫得日商瑞和毛巾厂被迫歇业,而日货铁锚牌毛巾也于1923年完全退出中国市场。陈万运还聘请漫画家叶浅予等为三友实业社广告科绘画宣传,漫画“三毛流浪记”的作者张乐平那时也在三友实业社广告部当绘图员。三友实业社还参加了1926年美国世博会,“三角”牌毛巾荣获《丙等金奖章(纺织品类)》。
  
  因为该厂遭到日人嫉恨,1932年1月18日下午,日僧天崎启升等5人以举行“寒中修行”为幌子,在马玉山路(今双阳路)三友实业社毛巾厂门前敲鼓击钟,还向厂内投掷石块与该厂工人产生纠纷。此时,由田中隆吉和川岛芳子事先收买和雇佣的打手,化装成工人模样混入义勇军之中,对天崎启升等人用石块猛砸猛打,最后造成日僧1死2伤。刚来上海的日本宪兵大尉重藤千春借口“日僧事件”,于1月20日凌晨指挥袭击三友实业社,纵火焚毁厂房6间。“日僧事件”和“三友实业社被焚事件”成为“一二八”事件爆发的直接导火线。淞沪抗战爆发后,三友总厂被日军炮火炸毁,设备破坏殆尽,被迫停产。1945年抗战胜利后,三友实业社先后在南车站路和北苏州路重设南厂和北厂,至今三角牌毛巾仍是知名品牌。
  
  

  
  三友实业社创始人陈万运

  

  
  三友实业社南京路门市部

  
  家庭工作社
  
  家庭工作社是1918年由一位名叫陈蝶仙的文人所创。陈蝶仙原名陈栩,字栩园,号蝶仙,杭州人。他写过小说,也任过《申报》副刊《自由谈》主编,后因债务所逼,转向创办实业。厂址初设南阳桥,继迁南市劝业场,适逢次年掀起“五四运动”,冲击了日货。他又与李新甫合伙,开始购进外国的牙粉原料炭酸镁、滑石粉、薄荷、香精等,由自家人动手,配料加工,制成“国货牙粉”。因他号蝶仙,便在装牙粉纸袋的一面印上一大蝴蝶,“蝴蝶”与上海音“无敌”相同,故称“无敌牌牙粉”。他生产的牙粉,其中加入了薄荷等成分,使用时清凉爽口,故又在牙粉前加上“擦面”两字,表示既可刷牙,又可似鹅蛋香粉一样擦面。1925年“五卅运动”期间,国人提倡国货,无敌牌牙粉本身质量又超过了日本牙粉,于是声誉大振,远销国外。无敌牌牙粉成名后,陈蝶仙进一步对家庭化妆品进行了研究试制,1926年在南车站路闵拓路一带建造了厂房,扩大牙粉生产,兼产化妆品,生产品牌为西冷霜、蝶霜等雪花膏,同时请了12位当时最顶尖的电影明星大做广告,很快销路也遍及全国。1930年还发挥自己的专长创办并主编《上海抵制国货联合会会刊》。但1937年抗战爆发,全部厂房均毁于日军炮火,搬到租界今陕西南路步高里,1939年在汶林路(今宛平路)设新厂。1940年春,陈蝶仙病殁于沪上,后归葬于杭州西湖玉泉西桃花岭。解放后,家庭工作社几经变迁,后归并于上海芳芳日化有限公司,其蝶霜品牌至今驰名于世。
  
  

  

  
  南车站路家庭工业社

  
  大同大学
  
  大同大学1912年3月由立达学社在肇周路南阳里创办,当时的上海,新学虽比较发达,但除了南洋公学等少数官办的带有大学性质的学校外,绝大多数都是教会学校,学校办学很辛苦,一年之后,有了一定数目的积蓄,便在南车站路北首购地9亩,自建校舍。1922年,大同学院改名为大同大学,以理工闻名沪上。1932年2月6日,上海市教育局准予中学部立案,改称附属中学,全校大、中学生近千人。在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中,因连天炮火和飞机轰炸,大同学府被毁于一旦,从南市迁至租界。1938年9月,租用辣斐德路(今复兴中路)律师公会大厦为临时校舍。1939年9月,新闸路新校舍建成,并附设附中二院,原在律师公会大厦的附中改称附中一院。抗日战争胜利后,附中一院迁回南车站路旧校舍,即今上海大同中学,大学部及附中二院(即今五四中学)仍在新闸路。至1948年,大同大学部学生人数已达2700人,中学部学生达2500人,在当时上海公立和私立学校中占第一位。1952年10月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大同大学的商学院并入上海财经学院,理学院并入复旦大学,工学院相关科系分别并入同济大学、交通大学和华东化工学院,文学院(文学系、哲学教育系、史地政治系)并入华东师范大学。大同中学至今仍存,而部分“八一三”时被毁的校园于1953年改建为蓬莱公园。
  

  
  
  今天的南车站路大同中学

  

  
  正在建设中的南车站路上世博会展馆

  4、半淞园路
  
  半淞园路以半淞园得名,该园是1917年沪南沈家花园主人沈志贤与著名书画家姚伯鸿共同斥资建造的营业性私园,位于黃浦江和小叉港交汇处望达港与陈家港之间,占地60亩。因该地水域面积占全园一半,取杜甫《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诗中“剪取吴淞半江水”之意,命名“半淞园”。
  
  园中有假山高20米,茶楼、茶室四布,江上草堂、碧梧轩、湖心亭3处最为著名,环境雅俗共赏,常年热闹不断。每年,半淞园举办3次花展。农历正月为梅展、二三月间有兰展,九十月间是菊展。菊花香中,人们赏菊持蟹,非常快意。每逢五月端午龙舟竞赛期间,园内游人骤增,多达二三万。半淞园还设有骑驴场,照相、焰火、桌球等当时流行的西式娱乐项目,是上海南部非常知名的娱乐聚会场所。1920年毛泽东送新民会友赴法,曾在此雨中留影,1921年,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取得农商部颁发的执照,股票商们在园中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但抗战爆发半淞园被毁,胜迹不存,只留下了名字。
  
  

  

  
  半淞园
  

  半淞园路筑于20世纪20年代,从沪军营路至高雄路江南造船厂大门。当年贴着半淞园有一条河道望达港,1958年被填成马路,成为望达路。而半淞园的东边花园港路处设有原华商电气公司,西边是原上海内地自来水厂。

  1883年英租界设了上海第一家自来水厂,但供水不能满足各处需要。1893年10月20日李鸿章在杨树浦开办的上海机器织布局失火后,尽管消防站能够看到,却因失火地点在租界外,拒绝扑救,以至工厂无法得到自来水及时扑救,损失惨重。受到这样的刺激,1897年1月,上海绅商曹骧推举粤商唐杰臣、杨文俊,经上海道刘麟祥批准,在今半淞园路592号购得土地40亩建立南市内地自来水厂,在大码头街外马路(今复兴东路中山南路口)设办公处,这是上海第一家由国人自办的自来水厂。聘请纽约工程师威廉设计,设备由美国运来,整个工程历时5年之久,1902年9月,正式建成向华界供水,开始阶段水量仅供江南制造局、外马路及城厢用水,1904年兴建大码头水塔,逐渐将内地供水网延伸到大小东门外沿江繁盛之处,改变了华界居民直接饮用河水或井水的历史。但是由于资金、设备、技术的制约,供水时断时续,居民颇为不满,有些人又转向外商公司购水,公司经营惨淡,曾一度收归官办。1915年,嘉兴商人姚慕莲集款银80万两,购得水厂承办权,于是内地自来水公司又改为商办。由李平书等人经营后始有起色。抗日战争期间,日伪华中水电公司占据水厂,厂名也被改为“华中水电公司南市水道支店”。1954年成立公私合营上海内地自来水公司。1956年11月,成为了南市水厂南部车间。依据上海市总体规划和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地区规划,这家百年老厂将移建改造为一个现代化的崭新水厂。原南市水厂区域内的法式小洋楼则修缮改建为南市水厂厂史博物馆。

  南市内地自来水厂

  南市内地自来水厂的水池
  
  

  
  
  南市内地自来水厂的水塔
  

  
  
  水厂工人测听地下水管漏水情况
  

  
  
  20世纪30年代的外马路
   

  
  今半淞园路上正在建设中的世博会展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