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告别大上海建设大西北——回忆1956年上海纺织技工支援大西北建设

2013年6月21日 20:05

来源: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选稿:刘亨

  【人物小传】

  沈宜昌,1954年9月至1956年6月在上海公私合营统利棉纺厂工作,1956年支援大西北,参加西北国棉五厂建厂,历任细纱班组长、细纱保全工队长、细纱技术员、细纱车间副主任等职。

 

  正当上海市对资本主义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我作为深受旧社会压迫剥削、低人一等的劳苦大众的一员,翻身当了主人,心情无比激动与自豪!从内心感谢共产党,决心要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投身到建设祖国的事业中去,为实现第一个五年计划作出自己的贡献。

  “西北在崛起,西北要人才。”党的召唤就是我们的行动。作为新中国第一代青年,决心听从党的安排。1956年初,上海棉纺织公司从刚改造完毕的公私合营纺织厂,抽调一些精通纺织业务的青年技工、运转操作工、教练员以及设备维修技工男女共有几十名,组成一支朝气蓬勃、富有生命力的技术队伍,支援大西北建设。

  全体应支人员聚集在上海棉纺织公司一间会客室里召开会议。主持人介绍了支援西北建设的重要性、紧迫性以及上海青年的光荣传统。来接我们的西北同志,在会上介绍了西北情况。首先告诉大家,我们全体人员到达的西安,是一个文化古都,十三个皇朝建都于此,又是一个新兴工业城市。市区布局为:东郊纺织城,西郊电子城,北郊军工城,南郊文化城。气候湿润,四季分明,没有“黄梅天”,夏季不热,睡觉要盖被子。我们将去的西北国营第五棉纺织厂(简称国棉五厂),位于西安市东郊的白鹿原,周边有国棉三、四、六厂以及西北最大的第一印染厂,这几个工厂形成了驰名中外的“纺织城”,是陕西重要的纺织工业基地。当时,五厂拥有纱锭8.3万、织布机3712台。全厂职工来自当地、东北、河南、四川、上海等,五湖四海。上海应支人员有100多人(实际共有1000多人——编者注)在国棉五厂工作。现在厂房、职工宿舍已全部建成,设备正在安装,我们的任务是边培训,边生产。具体任务先由工段副工长(基层生产组长)带领一班人学技术,抓生产,纺好纱,织好布,当好排头兵。这时大家特别兴奋,因为每个支援厂从不同工序抽调3到5人,不感到孤单,又可相互照应,加上那么多的人集中在一个厂,心里格外踏实。

  告别大上海 踏上黄土地

 厂里举办欢送会,领导作热情洋溢的讲话,鼓励应支人员与当地人员共同搞好生产,团结一心,并给每位同志披红戴花,照相留念。离别时刻到来,告别了手把手教我们的师傅,离开一起战斗生活的师兄弟师姐妹们,心里十分留念,这一别不知何日再相聚!

  6月10日晚上8时许,全体人员乘坐去西安的直达快车,参加送别的领导分别站在月台上,相互祝贺。当列车铃声响起,我们互相握手拥抱,依依不舍,列车慢慢启动,渐渐离开。我们两眼泪水盈眶地望着上海——我们成长的地方,一直望到列车快到昆山站,心情才平静下来。

  列车继续运行,窗外一片绿油油的土地,水牛在田野里耕地,鸭子在湖里游荡,江南一派好风光。沿路经过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等省。进入河南往陕西方向疾驰,一眼望去十分荒凉,绿色地越来越少,光秃秃的黄土坡一大片。

  火车运行了36小时,12日上午8点到达西安站,古代的城墙,古色的车站广场,少量的几辆公共汽车,第一感觉这就是“古都西安”。接待我们的人,将到达人员分别乘坐两辆公共汽车到达厂里生活区,苏式三层楼房是职工宿舍,我们就被安排在那里,新的生活,由此开始。

  闯四关 勇往直前

  新环境,语言交流、生活习惯、文化知识、组织能力,四大难关,要闯过去,方可带领一班人齐上阵。

  我们100多人来自浙江、江苏、上海等地。面对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支援五厂人员,用地方口音对话,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对方听不懂,目瞪口呆,引起笑话连篇。

  为了便于工作,厂组织将我们这一批人按工序、工种分车间为小组,细纱组有13人,我们几位就是其中的成员。我们初小文化程度较多,还有文盲。技术上女工熟悉机器运转操作,男工熟悉设备维修,技术员要管理好生产必须掌握全面的生产技术,缺一不可。设备安装即将结束,马上投入生产运转,要有一批强有力的技术骨干担当起这个重任。

  我们开办短期快速学习班,学习单项运转操作技术,学习设备故障排除,学习管理制度,用最短的时间得到最大的效益。同志们上课专心听讲,记笔记,下课后相互交流。女同志对设备生疏,男同志主动手把手教,认真讲解零件结构作用,以及配合运转中产生的故障如何排除。男同志在运转操作接头方面笨手笨脚,女同志一对一帮助纠正。文盲的同志更为困难,不识字记不住,全凭脑子死记,硬是一点一点把它啃下。晚上,在宿舍里自学文化,持之以恒,排除困难,甩掉文盲帽子,原初小程度也达到初中毕业程度。

  生活上,努力克服只吃大米,不吃面食,菜上不吃大蒜、辣子,不能蹲着吃饭,星期日只吃两餐的生活习惯。与同志交谈,利用不同场合机会,多接触同志,交谈,提高普通话听说能力。周末文娱活动,在一块泥土地上,舞曲音乐响起,大家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边跳边谈。灯光下,显现出一片尘土飞扬,在痛快的玩乐中,大家脸上、鼻孔内的尘土也感觉不到了!

  服务于细纱 献身于细纱

  学习刚结束,参加培训的人员随三班制被分配到基层,负责一个生产小组的各项生产指标及所管区域设备维修、故障排除的工作,同时带领的有摇车长、值车工、落纱工、辅助工,约20人,努力完成全月的指标,开展劳动竞赛,下班之余组织大家参加政治学习、义务劳动、青年突击手活动。

  细纱(车间)是纺织厂主要成品车间,拥有纱锭数表示工厂的规模大小,纺的纱支反映厂子的技术水平,细纱断头50根/40根表示合格率,单产表示生产能力。

  国棉五厂是个大型纺织厂,所有设备由上海、郑州、山西等地纺织机械厂制造,全部国产化。厂房高,采光明亮,温湿度控制好,粉尘少,机台间距0.8—1米化学地板富有弹性,与上海老厂相比,条件比较优越。

  我们的同志,有的上海没有解放,当时还是童工,就进了厂;有的刚解放进厂,参加工作早些有一定工作经验,处理问题快些,与同志相处较好,平易近人,大家称呼我们为“老师”。有了这样的群众基础,工作起来,热气腾腾,什么困难也难不倒!

  我们的同志除努力完成组织交给的生产任务外,还参加各种增产节约活动,像周荣德、陈培林两位师傅,利用工余时间,对手工操作、劳动强度大、有不安全因素的工种,如摆纱工、落纱工、扫天窗工,提出合理化建议,亲自动手改造,前后试验成功的有全自动摆管机、半自动落纱机以及全自动扫天窗机,大大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提高了棉纱质量,成效显著。把摆纱工、落纱工从笨重的手工劳动中解放出来,全部改为机械操作,深受他们的欢迎。厂子领导决定让他俩从生产一线下来,组成技术小组,发挥他们的作用,为细纱工作服务。

  为提高细纱牵伸倍数,将自重大铁棍改成磁性大铁棍,加强对粗纱的推持力。磁性大铁棍关键配套设备上是“冲磁机”,要使磁性大铁棍保持一定量的磁力,有充分的握持力,“冲磁机”是不可缺少的,当时市场上没有机械厂,尚未生产。周荣德师傅自制开发创新,绘出图纸,利用本厂机修车间加工而成,满足生产需要。该机还被拿到上海工业展览馆展出。

  他们在细纱机上进行改造,使不同支数可纺出“竹节纱”,为我厂研制开发新产品立下一大功,用“西部独创”、“废物变宝”的成果试制成“回丝开松机”,将回丝通过该机后,变成纤维可做原料,大大节约资金。

  周荣德师傅平易近人,关心同志,深受同志们爱戴。工作成绩显著,被评为厂级劳模、全国纺织劳模的光荣称号。

  在提高细纱生产、降低断头方面,陈培林师傅会同一些技术骨干研制出“回转钢令”,引起全国同行重视,并在我厂召开全国“回转钢令”现场会,会上得到好评。

  他们还在节约能耗、改善劳动环境等方面做出了一定成效,这些与技术创新、技术进步是分不开的。他们的这些努力使我们细纱车间的综合水平与兄弟厂相比,在主要指标上名列前茅。

  我们13位同志,在党组织的大力关怀帮助下,有11人成为党员,有2人分别担任中层干部职务,有技术干部5人(包括工程师、经济师各1名,技师1名),有技术骨干6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