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耕耘在云南

2013年6月21日 20:02

来源: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选稿:刘亨

  【人物小传】
  朱剑峰,1964年从复旦大学生物系毕业分配到云南思茅林业管理区,主要工作是调查山区农民发展林业的合理措施和思茅地区紫胶生产的发展。20世纪七八十年代,先后在西双版纳自治州林业局、州科委、州科协、云南省林业厅工作。

  

  1964年我从复旦大学生物系毕业分配到云南思茅林业管理区,省人事厅的同志告诉我,这里有森林、动物、紫胶可以研究。当时紫胶是国防战略物资,很紧缺,我和林场工人常年跋山涉水到林区向农民宣传紫胶生产。放养和收获紫胶要漫山遍野寻找寄生树,还要反复爬上10多公尺高的大树尖上操作,既危险又劳累,但紫胶价格一斤不到一元钱,所以生产紫胶的山区大多贫困艰难。我们下乡住生产队队长家,吃的是杂粮、野薯和苦菜,睡在牛皮地铺上,以火塘取暖。山区农民除了上交公粮外,为了完成紫胶生产任务,不计较自己付出的辛苦和效益,他们的爱国热忱使我深深感动,感悟到正是这些劳苦的农民养育了我,我常想着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保护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

  1973年我调到西双版纳州林业局,召存信州长找我组织街道绿化,我和几个技术员作大树移栽规划,找树种,组织劳力,借吊车、卡车,军分区徐政委派来战士挖树穴,机关企事业和农场的同志都来参加种树,辛苦两个月,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派热带美丽风光。蔡希陶先生说油棕做街道树有特色,林业部副部长也对我们的成功表示称赞,我也享受了初次成功的喜悦。

  仅十几年时间,由于毁林种粮种橡胶,森林受到很大破坏,失去森林涵养的水电站频频停电,依靠山水的稻田变成雷响田,要靠老天下雨了才能栽秧,流沙河的沙子一年多似一年,冬季雾日减少了大半,橡胶林地下水位下降;增产橡胶要施更多化肥,土壤也降级了。国务院及时派出科学院、林业部、农垦部调查组来西双版纳作规划。我们和植物园科学家一起顶住农垦部以“国家需要橡胶”、“云南靠橡胶收入”为理由,要求扩大橡胶种植的建议,坚持要为子子孙孙后代保护好原始森林,国务院批准了建立360万亩自然保护区的规划。然后在“林业三定”中,坚持了70%划为国有林,并对农垦和民营橡胶用地进行划定,制止了为争夺森林资源而争先恐后毁林的现象。森林真正成为山区农民致富产业。今天农民不仅种了橡胶、水果、用材林、茶叶、咖啡、南药、花卉,而且在保护区建设了“野象谷”、“空中走廊”多个生态景点,成为西双版纳旅游产业支柱。

  推动科技扶贫

  1983年我开始主持州科协工作,为了普及科学技术,创刊《西双版纳科技报》,有汉文、傣文两种版面。依靠学校辅导员,组织青少年科技夏令营,多次在云南省青少年航模、车模、百科知识竞赛中夺冠。和州民政局一起对拉祜族回火寨实施科技脱贫,依靠各学会技术人员的努力,杂交稻当年每亩收获800斤以上,生猪死亡率在1%以下,还种上橡胶、沙仁、水果,仅两年时间就使这个放下镰刀就受冻挨饿的村子脱贫。这一做法在西双版纳州召开的中国科协农村科普大会上得到表扬,中央电视台制作了回火寨科技脱贫新闻在全国联播节目上播放了三四次。

  为开发规模冬季农业,我们组织科技人员在农村冬闲田种西瓜,二三月份上市,农民怕不懂技术没收成,又怕大量生产西瓜卖不掉,我们承担包产量包销售的风险,适逢当年干旱,连养鱼塘都包下来放水救瓜苗,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丰收。消息一登报,东北的水果商都来抢购,销售一空。由于种西瓜基肥施得好,当年后作水稻增产10%,从此冬季农业走上规模生产,农民还发展了冬季蔬菜、玉米,而且效益超过水稻种植,冬季农业的增收也提升了农民对粮食生产的积极性,购置农机,兴修农田水利设施。

  为了在边疆民族地区引入先进的思想观念,我们邀请了上海社科院专家,为乡镇领导和中小企业举办“科学管理”培训班,为州市党政干部举办国内外形势和改革开放的专题报告会,并为景洪市制定和论证了中长期发展规划。应我们的要求,上海市科协组织了实用技术支边活动,在食品、皮革、印刷等行业进行技术传授、产品开发。我尝到了最好吃的奶油蛋糕、椰子冰淇淋,至今留有美好的印象。

  我远离上海故乡,远离亲人,在祖国边疆默默耕耘,一生努力奉献,坚持不懈,最后收获不少成果,我也享受了其中成功的快乐,更加相信“胜利往往在坚持之中”这句话。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