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的支援与福建工业的艰难起步

2013年6月20日 07:37

来源: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邱文生、杨占城 选稿:刘亨

  【人物小传】

  梁灵光,新中国建立后,历任厦门市第一任市长、市委书记,福建省工业厅厅长兼省财委副主任、省委工交部部长。1956年3月后任福建省副省长,省委常委、书记处候补书记、书记,主持省政府常务工作。

  古田溪水电站的建设

  相对而言,福建的电力工业起步比较早。古田溪一级电站,是全国解放后最早开工的一项水电建设工程。

  福建的水力资源非常丰富,这给福建水利电力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早在抗战胜利后,福建国民党当局就打算开发福建的水力资源。1949年5月,中共福建省委在江苏苏州组建,张鼎丞、叶飞、方毅等共同构想福建解放后的建设蓝图时,就作出了开发古田溪水力资源的决策,并且向上海市军管会主任陈毅提出请求,希望上海调派水电工程技术人员协助福建建设古田溪水电站。陈毅笑着说:“你们几个福建佬真会谋划,福建还没有打下,就把国民党的东西端来了。”10月,福建人民政府成立不久,在百废待兴、财力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张鼎丞仍决定挤出一点钱,把古田溪水电站建起来。

  1951年3月,古田溪一级电站开始兴建。一期主体工程有一条近2000米的引水隧洞,一座厂房,一口深60米、直径12米的调压井和一口深90米、直径4.4米的引水直井。我到电站工地考察的时候,发现按原来的设计,机房是建在大坝底下,这有问题。因为福建是前线,国民党的飞机正在不断轰炸沿海城镇,我们的空军还没有进驻福建,如果电站的机房摆在露天之下,国民党军飞机很容易发现目标,一下就被炸掉了。我们只有这么一个电站,一炸掉全省就要停电,那么损失就太大了。

  水电站的筹建处主任梁东初是华北下来的一个军队干部,原来不是搞水电的,经过几年摸索,对打山洞掌握了一套技术和经验。总工程师覃修典,是留学美国的一个水电技术专家,在国内很有名气。他手下有3个很得力的工程师——朱宝富、杨德功、李景沆,都是原国民党资源委员会的,当时应华东局的调派,到福建来参加古田溪水电站建设。我把这个情况告诉覃修典,并建议他们重新研究设计一下。他们经过研究以后,认为我的建议是可行的,决定改变原来的设计方案,把发电厂搬进山洞。我报告叶飞,他表示同意。1956年3月1日,古田溪一级水电站一期工程全部竣工,两台6000千瓦的机组发电投产,正式向福州供电。

  一级电站的一期工程竣工投产后,二期工程又紧接着设计施工。二期工程的重点是建一座大坝。坝址的选择至关重要,省委决定成立一个坝址选择委员会,负责听取地质、水文勘测报告,讨论审定选址方案并研究库区移民问题,由我任主任委员,上海水电设计院院长韩寓吾任副主任委员。1957年1月12日至17日,我带全体委员和勘察队在古田实地踏勘了3天,尔后主持召开委员会工作会议,讨论通过了坝址选择决议书。1957年2月,龟濑坝段开始动工修建。1959年10月,一级电站二期工程的3号机组并网发电,以后又陆续安装了4号、5号、6号机组,一级电站的总装机容量达到6.2万千瓦。但由于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4座梯级电站直至1973年底才算全部建成。

  上海工厂的迁入,带动了福建工业的发展

  上海是全国最大的工业城市,工厂数量多,技术水平比较高,产品的质量也较好,上海货在全国各地都很畅销。当时,陈丕显任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他是福建长汀人,抗战时期在苏北他是我的上级领导。他对福建的工业建设很关心,我们请他把上海里弄的一些小工厂搬到福建来,他表示支持,说:“要什么厂,任你们挑。不过,要考虑福建的资源条件,否则,你们就会背包袱。”福建最丰富的资源是森林,而木材加工业却很落后。所以,第一批迁来福建的工厂是闸北锯木厂和普陀锯木厂。

  1959年秋,陈丕显告诉我们,上海纺织工业局准备将正义兴、维大、鼎顺3个丝绸厂迁出去,问我们要不要?我们立即发函给上海市计委,请求将这3个厂迁来福建。现在的福州丝绸印染厂就是靠上海的技术力量搞起来的。

  一次,陈丕显回闽西,途经三明,看到三明工业城初具规模,十分欣喜。我们向他汇报工作时,提出希望把上海的一些轻纺工业搬到三明来。为什么要轻纺工业呢?因为三明作为重工业基地,应当配套发展一批轻纺工业,但更重要的原因是,重工业企业的工人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如不发展轻纺工业和服务业,不招收一批女工来,他们以后要找对象谈恋爱就很难。陈丕显呵呵地笑了,表示回上海后立即研究。

  1960年8月,上海市委和福建省委商定,从上海迁移30家工厂到福建来,这无疑是对福建地方工业发展最有力的支援。为此,我签发了《关于上海迁厂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各地、市认真对待这项工作,“只许做好,不许做坏”,保证做到“四到”(厂到、人到、家到、心到)和“三满意”(迁出单位满意、迁入单位满意、迁移职工满意)。当时,先后迁入福州的有玻璃厂、搪瓷厂、开关厂等。迁入三明的有食品厂、糖果厂、毛巾厂、针织厂、汽灯厂、皮鞋厂等10多家。龙岩被单厂、邵武丝绸厂也是那个时候迁入的。

  上海迁来的这些工厂,大多是里弄工厂,设备不是很先进,但技术水平比较高,管理也上了轨道,这对带动福建地方工业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

  (采访整理: 邱文生、杨占城)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