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是真名士自风流——忆唐云

2015-1-23 15:02:18

来源:《红蔓》2015年创刊号 作者:曹可凡 选稿:奚亮

图片说明:唐云

  唐云的善饮是出了名的。不能喝酒,又如何能成为风流名士呢?有一次,他去黄山游览,随身背了个酒篓,里面装了50斤黄酒。快接近天都峰时,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岩石上,边观云海松涛,边饮酒抽烟,直到夕阳西下,这才带着几分醉意,摇摇晃晃地从仅一米来宽的鲫鱼背上跨了过去。入夜,明月高悬,唐先生在朦胧中提笔作画。不多一会儿,一棵苍茫古拙的松树便跃然纸上,并且还赋诗一首:“山灵畏我黄山住,墨溉长松十万株。只恐风雷鳞甲动,尽成龙去闹王都。”

  不过,唐先生很少和女人喝酒。因为他在杭州灵隐寺被王映霞灌醉过;和周炼霞饮酒时互斗腹笥,却总是败下阵来,弄得灰头土脸;与李秋君过招,更是小心翼翼。因为场面流传,李秋君曾意属于唐先生,只是半路上杀出了程咬金,张大千的横空出世,让李秋君魂牵梦萦。但唐先生断然否认。他说,只是当年在友人家观《曹娥碑》,这才与张大千、李秋君偶遇过一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是真名士自风流——忆唐云

2015年1月23日 15:02 来源:《红蔓》2015年创刊号

图片说明:唐云聚精会神作画(1980年代)

  每每想起唐云先生,便会联想到梁楷笔下的“布袋和尚”,憨态可掬,诙谐滑稽,令人发笑。唐云也画“布袋和尚”,所不同的是他画的是一个瘦瘪的老僧,背上的布袋显得很沉重。唐先生还在画上写有一偈:“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这完全是唐先生自身的写照。

  唐云有名士派风度,飘逸旷达,浑厚热情,坦诚率真,说话从不拐弯抹角。他曾经对一位笑星说:“侬的节目蛮好看的。”得到大画家的赏识,笑星自然受宠若惊,便谦虚地答道:“哪里,哪里,唐先生讲得好,我是混混日子的。”不料,唐先生把脸一沉:“搞艺术怎么可以混日子呢?简直是瞎三话四。”说罢,扭头便走。一向伶牙俐齿的笑星也窘得无言以对。还有位京剧名伶Y君曾得到过唐先生一帧墨宝,几年后率团来沪演出,再度登门拜访。唐先生一见她,便脱口而出:“画不是已经给你了吗?怎么又来了呢?”陪同者连忙打圆场,“Y老师现正在学画牡丹,想请唐先生指点。”唐先生斜睨了一下Y君,问:“学了多久?”“大约半年左右”,Y君怯生生地回复。只见唐先生一摆手:“不要拿出来看了,肯定画不好的。”弄得画室里的空气异常紧张。

  初登“大石斋”,我也碰过一个软钉子。那日唐先生穿着一件棒针绒线衣,头戴黑色毡帽,嘴里衔着一个板烟斗,正在伏案专心画一山水长卷。画了一会儿,直起身来,呷了口茶,转身问我:“画得怎样?”“很好!”他又追问:“好在哪里?”我憋红了脸,支吾了半天。“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不懂不可装懂。”我嗫嚅着,半天说不出话,一脸尴尬。

  到了中午时分,唐先生留我用饭,并说:“你要陪我多喝几杯。”然后,倒了两杯威斯忌,又夹了几块很肥的肉放在我的饭碗里。虽然我长得比较“丰满”,但肥肉是从来不碰的,洋酒更是一滴不沾。见我面露难色,唐先生脸上堆起了孩童般顽皮的微笑,神经兮兮地对我说:“要是把酒和肉全部吃下去,我就帮你画张画,哈哈!”想到可以得到先生墨宝,我便横下一条心拼了!其实,肥肉倒是勉强能够忍受,只是天生缺乏分解酒精的酶,实在是不胜酒力。没喝几杯,就觉得昏昏沉沉,眼前一片迷茫……

图片说明:唐云

  唐云的善饮是出了名的。不能喝酒,又如何能成为风流名士呢?有一次,他去黄山游览,随身背了个酒篓,里面装了50斤黄酒。快接近天都峰时,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岩石上,边观云海松涛,边饮酒抽烟,直到夕阳西下,这才带着几分醉意,摇摇晃晃地从仅一米来宽的鲫鱼背上跨了过去。入夜,明月高悬,唐先生在朦胧中提笔作画。不多一会儿,一棵苍茫古拙的松树便跃然纸上,并且还赋诗一首:“山灵畏我黄山住,墨溉长松十万株。只恐风雷鳞甲动,尽成龙去闹王都。”

  不过,唐先生很少和女人喝酒。因为他在杭州灵隐寺被王映霞灌醉过;和周炼霞饮酒时互斗腹笥,却总是败下阵来,弄得灰头土脸;与李秋君过招,更是小心翼翼。因为场面流传,李秋君曾意属于唐先生,只是半路上杀出了程咬金,张大千的横空出世,让李秋君魂牵梦萦。但唐先生断然否认。他说,只是当年在友人家观《曹娥碑》,这才与张大千、李秋君偶遇过一次。

图片说明:唐云作品《松鼠葡萄》

  唐先生常常称自己为“药翁”、“老药”。所画的花草,有许多都是药材,像荷花、菊花、梅花、竹子、芦根、万年青、石榴、枇杷等等。他希望自己的画如这些药草一样,也能给人一点疗效或滋养。这就是“老药”、“药翁”的寓意。有时,他也会在画上署“大石居士”。那是因为他推崇八大山人与石涛。八大与石涛均为明朝宗室后裔,清兵南下后,感受到国破家亡的苦痛,隐姓埋名,遁入空门。八大佯狂避世,杜绝交往;而石涛则浪迹天涯,客死异乡。八大的画冷寂怪诞,特别是所画鱼鸟,均白眼向上,怒目相向;而石涛则相对较为沉郁苍茫,清灵明秀。唐云先生曾藏有一幅石涛画给八大的山水画《春江垂钓图》。石涛在这幅画中用笔简括凝练,但生机盎然,好像有意要凸现八大的简单画法。画上还题写豪迈超然的四句诗:“天空云尽绝波澜,坐稳春潮一笑看。不钓白鱼钓新绿,乾坤钩在太虚端。”由于石涛画题八大上款的,仅此一幅。所以,“大石居士”对这幅画格外珍视。从唐云先生前期画作中可以看出,他受石涛影响特别大。

  当然,新罗山人的活灵和意趣天成也是唐先生的至爱。正是因为取法新罗,又兼师石涛,结合两者的秀逸和灵动,唐先生的早年作品处处洋溢着才情,笔墨间飞扬着唐氏特有的虚灵和飘逸。

  唐云深悟佛语,处事待人,言谈,画画,无不禅机处处。同时,他的生命又是由茶酒浇灌而成,风流倜傥、洒脱不羁。“是真名士自风流”,《菜根谭》里的这句话,用在唐云先生身上再也合适不过了。

  文曹可凡本文作者系著名主持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