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乐活老人贺友直:功夫在心里 拒绝为房产商作画

2015-1-20 11:53:16

来源:东方网 作者:苏向宁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贺友直正在创作的画作

  

  图片说明:家里的冰箱上也有贺老的画作

  

  图片说明:贺友直在巨鹿路小而温馨的家

  记者打量起这间小小的朴素甚至有些简陋的画室,满屋都是浓浓的艺术气息,用于作画的书桌上笔墨纸观一应俱全堆得满满当当,有条不紊,虽然杂,但不乱,还有各种样式大小的印章、印泥,宣纸等一一铺排。而墙上有两幅镶框的画也赫然映入眼帘,一副是正对着门的,名为《半间门——友直画亭子间嫂嫂》,一位烫着时髦洋气的卷发的女子,着一件宝蓝色的修身旗袍,婷婷玉立地伫立在一扇虚掩的门后露出半张风情含笑的脸,朱唇微噘。那笔触,那线条,典型的贺氏风格,浓浓的老上海风情扑面而来。还有一张没有题名的画,也非常醒目,一位挽绾着精巧发髻的女子,上身着枣红色镶精美花边图案的长衫,下身一条轻柔的水绿色的长裤,踮着小脚尖。猫着柳腰,一手扶着盘得光整的发髻,一手执着一面红色漆面圆镜,镜中映出女子陶醉满意的笑容。整个画面人物鲜活,形态逼真,看着看着都看醉了。除了画,四周的陈列架上放置着各种精巧独特的物什,一沓信纸,一张泛黄的贺卡,一札藏书票,一帧特色杯垫,一套地方明信片,一座黄包车烛台,老上海的饼干箱,无锡阿福,红木雕摆饰挂件.....应有尽有,眼花缭乱,整个房间热热热闹闹,充满了浓浓的寻常生活气息。曾有房产商把大房子的钥匙放在贺老面前,让贺老帮他画点画,就立马把这套房子送给他,即送即住,但贺老当即拒绝了他说:“我不清高,我也会心动的,但我画不出他要我画的那种画,我只能画我自己想画的,我的画有主题有内容,我也不能随便乱画。”

  而且贺老和老伴对自己住了30年的这个家有了感情,“这里小归小,但温馨,我只认得巨鹿路”。

上一篇稿件

乐活老人贺友直:功夫在心里 拒绝为房产商作画

2015年1月20日 11:53 来源:东方网

  编者按:世界知名城市都有他们的文化象征。其中最深入人心、最具有城市个性具象意义的,往往是城市名人。即日起,我们推出“上海文学艺术奖”获奖者专访,走进大师的日常生活,并请他们为青年人开出书单,对青年学子谈谈他们最想说的心里话。

  

  图片说明:上午十一点,贺老在自己的画室里画画

  

  图片说明:贺友直画室的桌面,笔墨纸观一应俱全

  

  图片说明:贺友直画室墙上的画作

  走进贺友直老先生巨鹿路家中的时候,记者有点不敢相信,一代连环画绘画泰斗贺友直老先生竟然还住在老上海常见的那种老房子里,贺老的家在二楼,摸着黑,上了狭窄昏暗的木板楼梯,来到贺老的住所。他的家被他称为为“一室四厅”,不到30平方米,一间大卧室,客房,他的画室,还有一个三户人家合用的灶片间,我进去时,他的老伴一边和邻里在说说笑笑着,一边正在灶片间忙得不亦乐乎。贺老和他的夫人在这里一住就是30年。此时十一点,贺老已然端座在自己的画室里,开始作画了。

  人都说,画画的,习毛笔字的人都长寿,怡情养性,再加上性情乐观开朗,那肯定可以活到一百岁了。这个说法从贺友直老先生身上得到了最好的验证。贺老在文学艺术奖颁奖晚会当晚的幽默谐趣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贺老在台上摘帽致意,滑稽作揖,用宁波话、上海话、英语三种语言做获奖感言,逗乐了全场观众。记者从面前的贺友直身上也深刻感受到了这一点。眼前的贺老,虽然满头银发,但身板硬朗挺直,双目炯炯有神,精神矍铄,思路清晰,整个人感觉清清爽爽、利落有致。

  

  图片说明:贺友直正在创作的画作

  

  图片说明:家里的冰箱上也有贺老的画作

  

  图片说明:贺友直在巨鹿路小而温馨的家

  记者打量起这间小小的朴素甚至有些简陋的画室,满屋都是浓浓的艺术气息,用于作画的书桌上笔墨纸观一应俱全堆得满满当当,有条不紊,虽然杂,但不乱,还有各种样式大小的印章、印泥,宣纸等一一铺排。而墙上有两幅镶框的画也赫然映入眼帘,一副是正对着门的,名为《半间门——友直画亭子间嫂嫂》,一位烫着时髦洋气的卷发的女子,着一件宝蓝色的修身旗袍,婷婷玉立地伫立在一扇虚掩的门后露出半张风情含笑的脸,朱唇微噘。那笔触,那线条,典型的贺氏风格,浓浓的老上海风情扑面而来。还有一张没有题名的画,也非常醒目,一位挽绾着精巧发髻的女子,上身着枣红色镶精美花边图案的长衫,下身一条轻柔的水绿色的长裤,踮着小脚尖。猫着柳腰,一手扶着盘得光整的发髻,一手执着一面红色漆面圆镜,镜中映出女子陶醉满意的笑容。整个画面人物鲜活,形态逼真,看着看着都看醉了。除了画,四周的陈列架上放置着各种精巧独特的物什,一沓信纸,一张泛黄的贺卡,一札藏书票,一帧特色杯垫,一套地方明信片,一座黄包车烛台,老上海的饼干箱,无锡阿福,红木雕摆饰挂件.....应有尽有,眼花缭乱,整个房间热热热闹闹,充满了浓浓的寻常生活气息。曾有房产商把大房子的钥匙放在贺老面前,让贺老帮他画点画,就立马把这套房子送给他,即送即住,但贺老当即拒绝了他说:“我不清高,我也会心动的,但我画不出他要我画的那种画,我只能画我自己想画的,我的画有主题有内容,我也不能随便乱画。”

  而且贺老和老伴对自己住了30年的这个家有了感情,“这里小归小,但温馨,我只认得巨鹿路”。

  

  图片说明:《走街串巷忆旧事---贺友直画说老上海》一书画作选

  

  图片说明:《走街串巷忆旧事---贺友直画说老上海》一书画作选

  

  图片说明:记者画的贺友直素描像

  

  图片说明: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画家贺友直

    记者平时闲暇也会随便涂鸦,画画,当作兴趣爱好,所以就斗胆趁机向贺老请教画画如何可以做到信手拈来,以致形成自己的风格?贺老认真的看着记者的眼睛,语气认真的说:“这个么,你首先要学会观察,多观察,发现自己身边的美好有趣的事物,多看,然后就是自己去感受,经过提炼,过滤,再动笔把想画的事物画下来,要多深入生活,像我画的所有这些画,都是自己下生活,亲自体验,亲身经历得来的,出来的东西才会鲜活生动。”所以想来,贺友直画画只有一个秘诀---从生活中得来,反馈到画当中去,用艺术的形式体现出来。

  联想到贺老曾对于一幅好的画作有如下三个评判标准:第一好看、第二高雅、第三功夫。“美术美术,首先要美。功夫在心里,在手里。作为画连环画的人,就是要让读者看懂,把故事讲透,能够看出功夫来。”有人曾形容,写老上海没人写得过张爱玲,拍老上海没人拍得过王家卫,画老上海没人画得过贺友直。贺友直说:“我不敢当。我是从社会底层出来的人,有直接的感受,所以大家觉得,贺友直画老上海有味道。”

  其实贺友直老先生只有小学毕业,他在1937年小学毕业后,抗战发生了,然后父亲失业了,他也随之失学了。但就是凭着自己从小爱画画的兴趣、上天赐于的天赋,以及不可或缺的勤奋刻苦努力,一笔一划地创造出自己的艺术天地,他缔造了中国连环画的奇迹:1952的作品《火车上的战斗》获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山乡巨变》获第一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一等奖;并被称为是中国连环画史上里程碑式的杰作;作品《白光》获第二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一等奖,《十五贯》获第二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二等奖,《朝阳沟》获建国30周年美展三等奖,《小二黑结婚》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银奖,在今年的上海文学艺术奖授予贺老的终身成就奖之前,他就已经于2009年获得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共同颁发的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了。

  如此赫赫荣誉傍身,但眼前的贺老依然感觉朴素、平和、清廉,他又正在专心创作一副画作,大宣纸铺陈开,寥寥几笔线条流畅的白描,一个挑担间隙在休憩的老夫的形象轮廓已跃然纸上,已不忍再过多打扰,向贺老轻轻道了谢,鞠个小躬,再轻轻退出,把门关上,贺老点头致意,又把全副精力投入到创作中。

  走出贺老的家,想起贺老说自己活得很自在,容易满足。他说自己该画的都已经画完了,没有大的创作计划,但心情好的时候,每天上午还会画上两个小时。“有兴趣、有时间、有想法,就画上几笔,写点小文章,我很满足。”正是这么多满足,容易满足的人才会过得幸福,活得自在吧!

  贺老说,他希望自己可以老得慢一点,走路快一点。衷心希望这位乐活老人幸福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