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电灯厂到高雅艺术殿堂——南市发电厂的百年变迁

2013年6月20日 21:20

来源:城市导报 作者:张姚俊 选稿:张力韵

  “走基层、写民生、看发展”

  2012年10月1日,位于黄浦江畔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迎来了第一批参观者。令人称道的是,这座中国大陆首家公立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并未耗巨资建造华丽炫目的馆舍,而是在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城市未来馆的基础上修葺一新而成。事实上,这已是此幢建筑的第二次大规模改建。追溯历史,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所在这栋别致的大楼原是南市发电厂的遗存,大楼后方高耸着的那根165米的大烟囱便是明证。南市发电厂是上海第一家民族发电企业。从1897年创建到2007年关闭,恰好走过110载峥嵘岁月。那么,这爿百年老厂怎会与世博会、与当地艺术扯上关系?一切还须从头说起。

  上海第一家华资电厂

  1897年,距离英商上海电气公司正式对外供电已经过去了整整15个年头。每当夜幕降临,租界里华灯齐上,照如白昼,而一旁的老城厢却依旧点着油灯,昏天黑地。如此鲜明的反差,实在让当时上海的父母官们感觉颜面扫地。是年秋,上海道台蔡钧与上海县令黄承暄商定,决意效仿租界,创设电厂。黄承暄选中十六铺附近老太平码头(今老太平弄)的一块空地,拨银4000两,由南市马路工程善后局(1894年成立的市政工程建设机构)负责搭建厂房,另从英商沪北怡和洋行租来一套发电机,一家小型发电厂就这样因陋就简地完成组建,取名南市电灯厂。随后,马路工程善后局又仿照租界的办法,用洋松木制成电杆,沿着新辟的外马路(今中山南路)树起30盏路灯。

  1898年1月21日傍晚时分,黄承暄率领县衙大小官吏亲临电灯厂,观看试灯。这天正巧是大年三十,上海县城的第一盏电灯就在辞旧迎新的爆竹声中点亮了。正月初一夜,外马路上的30盏电灯一同放光,顿时“照耀通明”、“几疑朗月高悬”,上海老城厢从此迎来电气时代的曙光。

  然而,官办的南市电灯厂因管理落后,连年亏损,且装机容量极小,虽经两次迁厂扩建,发电量最多也只能1010盏电灯的照明所需。1906年,上海城厢内外总工程局(由南市马路工程善后局改组而成)总董李平书等集资创设商办内地电灯公司,并折价收购了南市电灯厂。

  内地电灯公司开业后的第一桩要事就是择地另辟新厂。公司经理张逸槎一眼就相中了地处县城中心的十六铺里街紫霞殿(其址位于今紫霞路、篾竹路口),打算在那边建厂。可没想到,这下却捅了马蜂窝。

  一场僧俗之间的官司

  紫霞殿又称“小武当”,始建于明万历年间,是上海县城内颇有名声的道观之一。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紫霞殿毁于战火,后由僧濬然募捐重建,该处便转为佛家净地。内地电灯公司欲占用紫霞殿的地皮,自然要给予经济补偿。起初,张逸槎与紫霞殿主持僧奇缘谈妥,由该公司支付拆迁安置费白银2000两,同时再拨银修复南门外的海音庵;奇缘等僧人则让出庙屋,迁往海音庵。这原本是一件很简单的地产置换交易,不曾想竟“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在紫霞殿隔壁有间益昌当铺,老板杨崎屏生怕电厂产生的烟尘影响自家生活,遂挑唆奇缘借故推翻之前的协议,于是一场官司不可避免。

  开始时,只有奇缘等几个僧人到县署和道台衙门控告。后来,附近的商家住户也陆续加入诉讼的队伍。他们诉请的理由无外乎电厂机器噪音扰民、烟囱排出的煤烟星火极易引发火灾之类。众人一致要求电灯公司将电厂移建到远离民房的地方。新任的上海道台瑞澂也不辩事情的原委,便发文通知城厢内外总工程局另觅厂址。张逸槎得知情况后,连忙辩称:公司订购的新式发电机只是在启动时稍有“臬兀之声”,紧闭机房门窗,不致扰人清梦;电厂采用英国的铁制烟囱,高仅1米有余,烟囱内还有循环利用热能的装置,根本不会出现煤烟星火到处飞扬的情况。他还拿租界电厂选址来举例说明,公共租界电厂位于虹口斐伦路(今九龙路),法租界电厂设在洋泾浜畔的带钩桥(今延安东路山东中路)南首,均与民居相邻。两方各执一词,也未分出高低胜负。

  1906年8月的一天,内地电灯公司突然派工人拆除紫霞殿庙门。众僧见状急忙出来阻止,三言两语,话不投机,双方就扭打成一团。电灯公司以妨碍工程、殴打工人为由,将奇缘等人押往县衙。这样一来,事态进一步扩大。紫霞殿一带的老聚兴、恒生茂等店铺及104户居民联名至道台衙门上告,称电灯公司强占公地庙产,恳求恩赐归还。由于双方僵持不下,瑞澂也没了方向,他只得差上海县令王念祖亲自调查此事。经过实地查看,王认为兴造电灯厂须建高大烟囱,其址还是设在黄浦江边为宜。

  可是,眼看从国外订购的机器即将到货,工期紧迫,电灯公司方面实在按捺不住了。于是,又派工人将紫霞殿里的佛像等物强行搬出。出家人岂容圣像被随意移动,奇缘立刻召集城乡各庙的住持数十人,一齐涌到道台衙门告状。他们还请来讼师书写状纸,前往南京的两江总督行辕鸣冤。城厢内外总工程局亦不甘示弱,向两江总督端方告发称“众僧纠集绅商出而阻挠,存心挟制。”

  “姜是老的辣”,身为封疆大吏的端方并未偏听偏信,而是遣人暗地查访。在获知奇缘等毁约在先之后,他当即判令准许电灯公司在紫霞殿开办电厂,但补偿方案须重新确定。经测算,紫霞殿的地价为4269两,房价折合1650两。但因紫霞殿所在处为公地,地款全部上缴府库,僧人们只能拿到房款,这还比早前约定的还少了350两。

  不能发电的发电厂

  官司了结以后,内地电灯公司的业务发展蒸蒸日上,到1917年供电灯数已增至2.3万余盏,为当时上海的第三大发供电企业。1918年初,内地电灯公司与华商电车公司合并,组成华商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为了进一步增加发电量,1935年10月,该公司勘定在半淞园黄浦江滨兴建新厂。一年多后,厂房落成了,从德国西门子公司进口的2台1.5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组等设备也运抵上海。可就在万事俱备之时,八一三事变爆发,工程被迫中止。

  上海沦陷后,华商电气公司遭日军强占,并一度更名“华中水电公司南市分公司”。名字改了还不算,发电设备也陆续被拆走。至1942年,几乎是一副空壳的华商电气公司只得停止发电。抗战胜利后,重新复业的华商电气公司依旧无法正常供电,只得向美商上海电力公司购电转售用户。直到1949年初方才恢复发电,但装机容量仅有战前四分之一。

  与上海世博会结缘

  新中国成立后,华商电气公司于1954年7月实行公私合营,成立南市电力公司。次年改为国营南市发电厂。打那以后,南市发电厂经历了多次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在1958年扩建时还安装使用了国内第一台1.2万千瓦双水内冷汽轮发电机。1987年9月,南市发电厂实行电热联供,成为沪南地区的热网热源中心。到1992年末,南市发电厂共拥有发电机组5台,总容量为13.9万千瓦。

  但是,作为传统的燃煤电厂,南市发电厂在发展过程中也付出了很大的环境代价。2007年,为了配合上海电力工业“上大压小”的战略转型,更是出于世博会的建设需要,南市发电厂全部3台机组先后停止运行。昔日昼夜回荡着机器轰鸣声的厂区安静了下来,整日间吐着白烟的烟囱也没了“火气”,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按照常理,它们的“身上”将用红漆画上一个个圆圈,里面写上大大的“拆”字……

  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时光在飞速地流转,而南市发电厂的旧厂房和烟囱却依然挺立,只不过它们早就褪去了原先作为工业建筑时的那种粗犷与简陋,通过一番再生性改造,电厂旧厂房已跻身“国家三星级绿色建筑”,并跃升为上海世博会五大主题展馆之一的城市未来馆,厂房里包括发电机组在内的各种设备亦被保存下来,成为难得的原生态展品。紧邻厂房的那根大烟囱则被装扮成巨型温度计,为来自五湖四海的世博会游客提示气温变化。

  借助世博会的契机,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耗能大户终于实现了华丽转身。南市发电厂的关停、厂房旧建筑的保护与再利用不正是上海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鲜活写照吗?

  “嫁接”当代艺术

  转瞬间,世人瞩目的上海世博会已经成了过去式,但由南市发电厂的旧厂房转化而来的城市未来馆却因功能切换,再次吸引世人的目光。

  2011年8月23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决定将城市未来馆改建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海纳百川,追求卓越”,上海素来有领时代风气之先的传统。百余年前,国人不甘落后,兴建南市电厂是如此,当下借助老旧工业建筑,创新思路,率先建立公共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亦是如此。

  如今,伫立在浦江西岸的南市发电厂老厂房已然跃升为上海新的文化地标。当广大艺术爱好者徜徉于这座现代艺术殿堂之时,其实也是置身于历史之中。传统与现代、粗犷的工业建筑与细腻的艺术气质交相辉映,正如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揭幕大展—2012年(第九届)上海双年展所确定的主题“重新发电”那样,虽然南市发电厂已定格于城市历史长卷中,但它留给后人的遗存依旧如发电机一般,为上海塑造城市精神、发展城市文化源源不断地注入活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